資訊化時代好寂寞!

Zenly總被說侵犯隱私權,網路原生世代也這樣想?

刊出日期:2022/11/29|文字:陳亮唯、李婷榆|責任編輯:李婷榆|訪談:李婷榆、陳亮唯、袁廷豪
全文共6037字,閱讀大約需要7分鐘

隨傳播科技的進化,「無線」的接收方式帶來「無限」的知識量,習慣資訊過載卻也讓人類產生越來越多的不安全感,例如當我們無法透過資料庫找到答案,或者當我們聯繫不到他人,又或是當我們無法利用「已知」掌握「未知」,這些失去掌控的時刻引發了焦慮,這種無力感讓人們覺得「被斷線了」,缺失的互動與連結可能正是這個世代感到如此寂寞的原因之一。
而市場上也漸漸出現了各式與朋友分享生活的軟體,反應人們的確擁有這類需求,例如Facebook、Instagram等社群,以及本文想要探討的Zenly。當搜索有關Zenly的新聞或關鍵字,相關報導常常論述負面和潛在的使用危險,不過,我們也可嘗試理解Z世代的年輕使用者是怎麼看待這些危機、知道Zenly疑慮後又為何仍投入使用。
本文訪問了五位來自網路原生世代的Zenly使用者,加入他們的在Zenly上的社交經驗以及對於隱私權的看法,以此回應那些來自新世代不被理解的隱私選擇。

單身盛行、自主性提升,寂寞經濟為何而生?

     人類社會邁入21世紀後,面臨著高齡少子化的新挑戰,經濟成長停滯與不確定性高的未來讓人們更加謹慎考慮生活上的成本,單身、晚婚、小家庭等與傳統不同的價值觀隨之興起;另一方面,後工業化時代的資訊社會1導致了忙碌的生活,每個人所擁有的時間變得破碎,與此同時,網路化讓獲取資訊的門檻和溝通成本降低,人們不再需要成群結隊也能得到訊息、與他人交流,自主性提高之下每個人都被視作獨立個體,建立起新型的生活型態。

        「寂寞經濟」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至2001年,美國經濟學家麥卡錫(F.T.McCarhy)在《經濟學人》雜誌中提出「單身經濟」一詞,他認為高收入的單身女性更容易擁有消費慾望,是社會上理想的消費者,亦是刺激經濟活動的主要族群之一而後,日本經濟評論家大前研一將「單身經濟」的想法延伸稱作「一個人的經濟」,將其定義從狹義感情關係上的「單身」,推展至「在一個人的狀態下,個體的消費和體驗」。 

▲   單身、自主卻讓寂寞感成為現代人共同的心理狀態(照片來源/Pexels

        這樣的情感狀態成為現代人的共同體驗,匱乏的心理開始慢慢被察覺、重視,業者們進而開發出許多回應「一個人」和「寂寞」的新興商業模式,像是針對個人用戶的行銷手法——單人燒肉、雙11光棍節,或是主打連結個體們的服務——交友軟體、出租陪伴、直播,這些多樣的新興文化因應寂寞而生,便被稱作「寂寞經濟」。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有時寂寞經濟並非真的備感寂寞,也可能是一種業者在刻意強調「一個人狀態」的商業手段。

渴望連結!但「社交vs.隱私」, 你會用Zenly嗎?

  強調與人連結的社群媒體,也可視為是個人排遣寂寞、寂寞經濟裡的一員。據聞,Facebook的誕生源自創辦人Zuckerberg參加哈佛舞會時沒人可以搭訕、邀請對方跳舞及交流的失敗經驗讓他索性直接寫出一個平台,那種渴望與他人連結的感覺,可說是現今社交媒體存在的驅動力。除此之外,交友軟體和直播皆是透過不同程度和型態的陪伴將使用者們相連,如此我們即能夠了解到:寂寞經濟衍伸出的產品特性,與人們所需的「連結感」有很大的關聯性。

        不過此類型的寂寞經濟,通常是藉由使用者分享自我內容來生成運作,而你我從平台上接收到的資訊,往往就都是根據用戶們的個人資料精心打造,再藉由演算機制推播,創造專屬化的使用體驗。然而,這個過程同時造成了個資的揭露,所有資料皆有機會被其他使用者、軟體公司、和公司以外的第三方濫用的風險,如何在資訊社會裡取得「社交」與「隱私權」的平衡,成為一個我們值得深思的問題。

社交軟體所賦予彼此的連結感(照片來源/Pexels

   目前憲法所保障的隱私權裡,又以「資訊隱私權」與上述所談及的議題最為相關,例如我們在使用或註冊資訊服務時,通常都需要按下「同意授權」按鍵,因為使用者應該自己決定我們在何時何地、想對何人揭露個人資料。隨著覺醒的意識和越來越完善的規範,人們對於資訊的透露更加謹慎、對個資的態度也趨向於主動掌控,連帶影響相關產業營運的決策,如Facebook近期便宣布:預計在2022年12月1日起移除個人檔案中的「地址、戀愛性向、宗教觀點及政治觀點」,以保護過於私密的資訊不為他人所知。

        不過近幾年市面上也出現了反其道而行的操作,甚至還受到了部分年輕世代的追捧,那就是Zenly,一款顛覆以往隱私權界線、主打「分享個人私密訊息」的社交軟體。

的確很熱門,但使用的同時是否也被Zenly「綁架」了呢?

  Zenly是一款由法國開發商安托萬•馬丁(Antoine Martin)和亞歷克西斯•博尼略(Alexis Bonillo)所推出的社交軟體,除了基本的影訊通話功能外,最大的特色便是允許使用者隨時查看好友的即時位置、停留時長和手機電量,這款以即時定位為核心的社交軟體,自推出後就迅速在巴黎當地引起話題。累計至2022年4月,該平台上每月活躍用戶達3500萬人且持續成長,根據Data.ai的資料指出,Zenly自成立以來在Android和iOS雙平台的下載量已經突破1.6億次,更經常躋身全球下載量前20名的社交應用程式,並在日本、東南亞、東歐與拉丁美洲地區擄獲廣大使用者,而根據統計,台灣使用者的年齡層集中在青少年族群,且每三人就有一人下載,粗估使用者至少超過60萬人。

 

        不少專家表示,Zenly的特性讓我們得以窺探他人在現實世界即時的個人資訊,使得人們「線上和離線」的生活越來越模糊,且他們亦警告這樣的互動方式充滿了許多危機。2022年一份有關兒福聯盟的報告指出Zenly的四大主要問題:「隱私權、社群恐慌、同儕壓力、陌生網友」。事實上,專家認為Zenly存在的隱私問題不只來自軟體即時定位的功能,還有陌生的網路交友對於青少年人身安全上的潛在侵犯;此外,同儕壓力下引發的社群恐慌——錯失恐懼症,被認為是影響青少年身心發育的危險因子。

▲  社交恐懼FOMO(Fear of missing out)也稱為錯失恐懼症(照片來源/Pexels

 

  關於錯失恐懼症,在《寂寞的誕生》一書中,作者將該狀態定義為:「不擔憂他人可能因為某件自己缺席的事而獲得有意義的經驗,其特徵為渴望與他人正在做的事保持連結。」Zenly向平台好友提供的個人動態,就是一種讓用戶可以彼此隨時追蹤更新的「連結」,而當使用者發現自己的連結被斷開了,例如:「周圍他人都在使用該平台,自己卻遲遲未加入」、「發現朋友們聚在一起,自己卻不受邀請」、「透過平台發現朋友們都擁有比自己更豐富的生活」,對許多青少年而言,是會造成強烈的焦慮、憂鬱和極端想法。

 

回應四大危機 使用Zenly的大學生這樣想

 

  1. 一定是錯失恐懼症? 使用緣起可為新奇感

        即使面臨許多爭議,Zenly仍不減Z世代對它的喜愛,根據官方透露,使用者年齡多分佈18-25歲,且有向下年輕化的趨勢。本刊採訪的五位受訪者年齡分佈於18至22歲,當中有四位表示,使用該平台的最初源自於新奇感,因為在這之前並未接觸過這樣類型的定位分享社群,所以對此產生興趣,而另一個動力則來自「因為身邊有很多人在用」、「朋友邀請我的」,如此型態一方面可說是同儕間的共同默契、友好的象徵雖然某種程度上,或許也可歸咎原因至上述提及的錯失恐懼症——為了不和他人有所差異、想要擁有更親密的關係而開始使用,不過還是得因應個人對於「連結感」及「同儕親密」重視的程度而議。

 

  1. 社群恐慌?!點入APP契機以實用性為重 

        針對許多家長與教育者擔心的——有關使用時長及頻率上的「社群恐慌」,本文觀察到,每位受訪者使用Zenly都並不如外界所想像的那麼頻繁和長時間,頂多一天3到5次、每次約數分鐘,而點入Zenly的原因更是簡單:方便、準確、可以用它來找人玩!

        18歲臺中科技大學休閒事業經營系的詹同學說:「出門的時候看一下Zenly,不管是在揪朋友一起出去玩、找人或找女朋友都很方便。」21歲成功大學會計系朱同學則近一步解釋何時需要打開Zenly:「我覺得他的定位系統很準,像是我去籃球場,因為球場很大,我的朋友可能在右上角的球場,它會標的蠻明顯的,我到了球場就可以用Zenly看相對位置,往他的方向找。」

        有趣的是,與詹同學同班的18歲徐同學表示,Zenly最初是她為了和家人報平安而接觸到的軟體。「因為讀書的關係所以要從南投到台中,有時候會沒時間回訊息,Zenly算是讓家人能猜測、知道彼此的狀況,有時我要回家,也會用來看家人在不在家或有沒有空來接我。」

 

  1. 陌生網友好危險!「被這個人看沒關係」為前提

        至於有關平台上「陌生人」的風險,五位皆表示,他們理解Zenly本身性質即是分享私人資訊,所以「加好友」這件事都會經過篩選。原先在現實生活中即是好朋友的關係少有疑慮,不過另有三位受訪者提及其「加好友」前提為:「我覺得被這個人看沒關係。」這道關卡在心中審核過了即可成為好友。

        而朱同學和21歲中山大學資管系江同學還說道,大學同學普遍使用該軟體,彼此也會互相發送交友邀請,有時候會迫於人情上的壓力,讓「雖然不是那麼要好、但卻時常會見面的人」成為平台上的好友。由此可見,使用者的好友篩選制度多以要好程度為優先、熟識程度為次,儘管並非每一位平台好友都關係親密,但完全陌生的交友在該軟體上仍為較少見之情況。

 

▲  陌生網友是網路安全上需注意的重點(照片來源/Pexels

 

  1. 隱私憂慮?使用即代表同意公布資訊

        談及隱私安全權,每位受訪者皆表示「知道有針對此議題的警告」,但同時多位受訪者也明言,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已思考清楚後的決定。22歲清華大學電機厲同學指出:「做任何事情都有代價,如果介意你就把它刪掉。」他舉例許多新聞也道Facebook會竊取個資,但終究只是新聞,有些人若感擔憂就會直接選擇不使用。此外,朱同學對此也持反駁說法:「你下載Zenly就是知道它的作用是什麼,你也知道這些人會看到你的位置,如果都已經知道這些事情了,怎麼會有侵犯隱私權的問題?」

        另則,當被問及該軟體吸引人之處,幾乎每一位使用者皆提到「減少了溝通上的成本」,尤其是APP會顯示用戶位置的停留時間,讓其他人能猜測和判斷對方此時此刻是否處於一個適合聯絡的狀態,從另一個角度思考,亦成為了對於對方隱私的一種尊重和體貼,此類想法也許便是世代間「有關自我揭露的隱私權態度」差異最大的地方。

 

  1. 吃虧還是幫助:不能說謊、找回遺失手機…

         除了諸多議題環繞,Zenly也直接地讓社交互動產生改變。朱同學說:「我滿常遲到的, 或者會說『我已經出門了』但其實還在家,有了Zenly就會被抓到實際上還在家裡。」由於Zenly使所在位置暴光,言行不一的狀況就容易被他人揭穿,或是有原本不想過多解釋的事情可能會被關注,厲同學分享:「如果朋友約我,我說『有事』,但他們從Zenly發現我是在外面,他們就會問是在做些什麼。」;江同學則說:「有一次跟女性朋友出門,逛到一半發現朋友一直從Zenly傳表情符號給我,結果發現我們定位疊在一起。」這時該位朋友就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有種被抓到了,他很故意的感覺!」江同學說。對此,厲同學補充,若兩位朋友離得很近,從Zenly上看就會有「火在燒」的特效,十分有趣。

        此外,詹同學也分享了因為Zenly的定位系統,曾經使他幫助朋友找回被偷的手機。不論是吃虧還是獲得幫助的經驗,都為使用者在互動關係中創造新奇,擁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體驗。



Zenly掰掰!隱私權還是無解,屏棄還是放任科技?

   2022年9月1日,Zenly的母公司Snap宣佈:由於集團Q2虧損高達4.2億美元,為避免持續擴大虧損,除裁員20%的員工外,更得針對部分業務行調整和縮減,其中就包括了Zenly。此消息一出,立即引來了民眾與企業家們的感嘆,甚至在東亞Zenly用戶大本營的日本,還一舉衝上Twitter討論的熱門關鍵字。

 

         跟隨時代革新,市面上必然會產生許多新的工具,我們既有的觀念和倫理道德將無時無刻迎接挑戰。根據微軟新聞中心觀察,Z世代的年輕數位原生住民對於隱私權擁有嶄新的認知,畢竟平日在網路上打卡和紀錄生活,分享自己的消息是平台賦予他們的權利和便利,個資早就不是隱私。該文章中的一位受訪者表示:「正因為侵害隱私權變得如此稀鬆平常,大家對於隱私權問題早已疲乏。」

        同時,他也認為這些議題全都奠基於一個假設:「科技無孔不入且無法控制。」人類社會早已離不開各式的科技使用,無論是註冊帳戶、電子郵件、社交軟體、定位地圖等等,都為我們帶來更加多樣、方便的生活,所以在便利性和隱私權的天秤上,人們便傾向將資訊隱私視為可以部分捨棄的那端。

 

科技選擇始終來自人性 (照片來源/Pexels

 

  雖然我們確實不可否認科技潛在的危險,但仍舊可以肯定科技為生活帶來的益處,不管是鼓勵閱聽眾培養媒體識讀能力,或是從加強相關知識的教育著手,讓數位素養跟上進步與發展,都是在「屏棄科技」或「放任科技」之外能夠找尋平衡點的辦法。

        如今Zenly即將暫停營運,問及未來承載同樣類型功能的軟體出現,是否能夠再次吸引舊有的使用者?五位受訪者都給出了各自的答案,當中的三位不約而同表示:「不見得會下載。」,而是看周圍朋友的使用意願和普及率作為依據;江同學則認為該軟體對他而言已經失去新奇性,所以不會再使用類似的應用程式。

        不過,當中最年輕的詹同學持肯定的態度答道:「對於我來說,使用Zenly早已像是滑Instagram和Facebook一樣成為日常。」從此回答中能夠看出,這樣的習慣早已牢牢刻在部分使用者們的記憶中,成為他們每天社交生活的一部份了,「所以如果未來出現相同功能的App,我想我還是會選擇再加入一次!」

參考資料

●      工業時代以後,21世紀是講求非正式規範的時代:《跨越斷層》選摘(1)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1. 「後工業化社會」一詞為美國社會學家貝爾(Daniel Bell)於一九六二年首創。形容全球經濟逐漸由服務業取代製造業作為主要的財富來源,進步的資訊科技則突破了時區、地域與文化藩籬,形成商業全球化的分工模式,社會上的工作轉變為依靠知識和創意,使得勞心的工作逐漸取代勞力的工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