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整」理?看青少年整型風潮

重新「整」理?看青少年整型風潮

刊出日期:2021/11/10|圖文:劉美榆|責任編輯:何文仁、朱韻年
全文共2186字,閱讀大約需要6分鐘

青少年整型是一個涉及醫療道德與社會風氣的議題,隨著網路時代的來臨,青少年的價值觀被社群媒體上充斥的資訊影響,進而認同、追隨大眾審美觀──挺鼻、小臉、細腰,但這些是最完美的樣子嗎?完美的定義又是什麼?這篇文章將會深入探討青少年整型的原因、趨勢、與社群媒體的關聯,期望能讓青少年反思整型背後的意義。

▲  整型手術能快速改變容貌。(圖片來源 / iStock )


美青少年瘋整型 隆鼻手術比例最高

美國醫學會倫理學雜誌(AMA Journal of Ethics)在2018年的研究中指出,2017年美國超過 229,000 名 13 至 19 歲的青少年進行整型手術,其中有些家庭甚至將整型費用作為送給小孩的成年禮物,然而這些手術在醫療層面上大多都是非必要的,例如割眼袋、割雙眼皮、注射玻尿酸等。青少年注重形象,除了希望藉由整型手術增加自信,更希望自己的外貌能夠符合主流價值觀、獲取他人認同,但是過分重視外在,忽略每個人在身體表徵上的獨特性,反而扭曲了整型手術的用意。

國際美容整型外科學會(ISAPS)2019年的全球統計數據,18歲以下的青少年進行的整型手術之中,以隆鼻手術的數量最多,一來象徵新世代對於美的追求,二來也代表著多數人正在追求相同的價值觀──瓜子臉、水蛇腰、櫻桃嘴,這些審美觀與非必要的醫療行為令人開始懷疑自己難道就不美嗎?

▲  全球18歲以下的青少年選擇的整型手術中,以隆鼻手術的數量最多。(圖片來源 / AMA Journal of Ethics )

在別人的眼裡找認同?

蘇聯心理學家 L.S. Vygotsky 提出了社會文化理論,主旨為人類會利用原有的文化來調節他們的生理及行為,換句話說,人在其生活的環境與社會裡建立對於美麗的認知,進而改變自己的想法與作為。若將社群媒體作為建立文化的工具,媒體識讀能力低落的人會被氾濫的資訊量淹沒,進而對自我價值產生負面評價。

人類對自我形象的意識是分階段發展的,其中青少年是外貌改變最快速的時期,也更加容易受到他人與環境的影響,模仿、比較與學習是這個階段的成長方式,因此青春期是塑造審美觀的重要過程,此階段進行整型手術的青少年大多希望能藉由改變樣貌來獲得他人認同,進而增加自信。在社群媒體蓬勃發展的時代,爆炸的資訊混淆受眾的視聽,修圖濾鏡、廣告訊息充斥我們的生活,平台上的明星網紅往往只展示自己好的一面,使得受眾容易產生比較心態、引起社群焦慮,且潛移默化地改變大眾審美觀,也讓「追求自我認同」變成了「尋求社會認同」。

正是因為青少年的價值觀形成主要來自同儕、家庭與媒體,很多刻板印象就此形成,例如越瘦越好、越白越美,外貌的標準化侷限青少年的想像,而後造成焦慮感與精神異常,也讓許多人開始選擇激進的減肥或整型方式,迷失自我的同時更危害了身體健康。

▲  在乎同儕眼光的青少年,使用社群媒體時容易因為比較心態而產生焦慮感。(圖片來源 / Unspalsh )

比較韓國、英國與台灣政府的相關措施

在衡量是否進行整型手術時,大部分的青少年不會思考可能遭遇的醫療風險,常以低廉的價格為首要考量,相關醫療知識也未必周全。因此各地政府紛紛介入,防止媒體錯誤的價值觀不斷擴大,加強規範及管制相關行為,以公權力保障人民的權益與安全。

台灣衛生福利部於2014年發出禁止令,規定醫師不得對未滿18歲之未成年人施作非醫療必要之整型手術如抽脂、胸部整形、隆鼻等。滿18歲未滿20歲者,若需進行非侵入性美容項目如雷射手術,需經法定代理人簽署同意書,另外若以疾病治療為目的,如遭遇車禍意外、罹患狐臭等,需施作侵入性手術,亦需由法定代理人簽署同意書。此法條可看出台灣政府希望民眾能建立正確的審美觀,珍惜自己獨特的外貌,經過審慎思考與評估風險後再進行整型手術。

在整型風氣盛行的韓國,社會對於整型手術的包容度高,有些人甚至會為了順利就業而進行容貌上的改變,因此政府並無明訂法條去限制或管理青少年的整型行為,但隨著近幾年醫療事故頻傳,韓國國會於2021年8月31日表決通過醫療法修正案,規定各醫院的手術室必須安裝監視設備,但攝影紀錄需經司法機構申請或醫病雙方同意才可調閱。

放眼英國,受到電視節目與社群媒體的影響,青少年搭上整形熱潮,也因此帶來許多醫療事故與糾紛。根據英國鏡報(The Mirror)報導,光是2020年全英國就有超過4.1萬未成年人進行整型手術,包含割雙眼皮、注射填充物等,造成2083起醫療糾紛的投訴案件,遠遠高於2016年的217起,這些事故輕而造成當事人身體發炎,嚴重甚至出現失明、臉部組織壞死等不可逆的傷害。因此英國議會於2021年4月通過表決,於當年10 月1日起,禁止18歲以下注射填充物與施打肉毒桿菌。

▲  (圖片來源 / iStock )

想整型不如先「整心」

隨著文化發展,人類早已習慣並服從社會設定的標準,並且為了達到他人完美的樣子嘗試各種方式,因此動刀之前不如先冷靜思考並且問問自己,自信能用手術刀雕刻出來嗎?如果每個人都是一塊黏土,為什麼要把自己捏成別人最喜歡的樣子?

▲  接受自己、成為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成就與快樂。(圖片來源 / iStock )
正是因為人生來就是獨特的個體,無法用同一個天秤來衡量美與醜,所以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學習認識自己,接納自己,並且愛上自己的獨特。在知名童話故事《小王子》中提到:「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外貌總有一天會隨著時間消逝,只有內在的涵養與知識會留下,因此充實內在才是永恆且最有效增加自信的解決方式。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文章

真實病例帶你認識「厭食症」

刊出日期:2021/11/03|圖文:何文仁|責任編輯:朱韻年、劉美榆
全文共3963字,閱讀大約需要7分鐘

此現今社群媒體已成為人人頻繁使用的軟體,尤其是年經族群。社群媒體上充斥著各式各樣的網紅,許多人因經常接觸到這些符合大眾審美觀的網紅們而萌生了減重的想法。為了追求理想的體態做出改變並沒有錯,但若是用了錯誤或是極端的減重方式,對身體往往會造成很大的傷害,甚至有罹患厭食症的可能性。因此,了解厭食症是非常重要的議題,這篇專題會帶大家了解什麼是厭食症、如何避免這樣的負面影響。

▲  (照片來源 / Pinterest

為追求「完美」,不知不覺罹患厭食症

葉姓女同學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女孩,專長是扯鈴及跳舞,從小參加各式各樣的競賽,榮獲眾多佳績!課業表現也十分優秀,總是名列前茅。由此可見,她是一位對自我要求極高的人,任何事都努力做到盡善盡美,可以說是一位「完美主義者」。

▲  葉姓女同學是位舞者同時也是扯鈴選手(照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然而,在她16歲時,卻不知不覺地踏入減重的惡性循環。當時,葉姓女同學正在舞團中準備一個大型的表演,指導老師要求各團員減重,讓舞者們在舞台上表演時的體態看起來更輕盈一些。因追求完美的個性,她認為既然指導老師要求團員們減重,她必定要當減重成效最顯著的那一位。

不過,她並不是在準備表演的期間罹患厭食症的,而是在表演結束後。葉姓女同學身高158公分,在準備表演期間的一個月內,她從48公斤減至45公斤,並且每天正常吃三餐,與先前不同的部分在於運動量極大,每天花了許多時間練舞且晚餐吃的食物較少,不攝取澱粉。這樣看來,那一個月來算是實行正常、合理的減重方式。表演結束後,團員們準備去慶功,大吃大喝,畢竟辛苦的進行飲食控制一個月,是時候可以放肆一下,好好享受美食了。但葉姓女同學卻萌生了繼續減重的想法,認為自己減重有成,再減一些會使自己的體態及身形更好看,於是再次踏上減重的不歸路。

▲  葉姓女同學45公斤時(照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漸漸地,她在減重的過程中獲得了成就感,每當她站上體重機時,看見數字往下掉,就會產生莫名的愉悅感與滿足感。過了一陣子,身旁的家人及朋友開始提醒她,「你不要這樣減肥」、「這樣很不好」、「你應該要去吃東西」,但葉姓女同學仍不以為意,認為自己的體態很好看,不解為何身旁的人都覺得自己有問題。此時的她是41公斤,已經產生了體相障礙,價值觀及審美觀扭曲,加上本身性格帶有完美主義,她完全看不清自己有多瘦。

▲  葉姓女同學41公斤時(照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在一次去外縣市比扯鈴賽時,她晚上待在飯店,去浴室盥洗時看見大片鏡中的自己,突然驚覺自己的體態好像跟她想像的不太一樣。此時的她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真的太瘦了,當時約38公斤。

▲  葉姓女同學38公斤時(照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葉姓女同學總共住院了三次,前兩次因血糖過低或身體虛弱等因素住院,待在醫院的時間都不長,打了一些點滴,恢復體力後就出院了。令她印象最深刻是最後一次的住院經驗,也是待在療程最久的一次,住了將近一個月。此時的她已經瘦到有生命危險的程度,約27公斤。

▲  葉姓女同學27公斤時(照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住院期間,她媽媽幫助她找到了突破她心中那道坎的關鍵點,同時也是戰勝厭食症的方式。她當時非常注重食物的熱量,嚴格計算卡路里,甚至連醫院提供的餐點都會上網搜尋每一樣食物的熱量表。對她而言,超過100卡路里的食物就算高熱量,不願意去吃。有次,媽媽對她說:「如果妳只願意吃低熱量的食物,那我們就吃低熱量的食物就好啊。」這時,她才頓悟這個道理,於是就從低熱量的食物吃起,慢慢地找回食慾。照著這樣的方式,她漸漸康復,花費了約半年的時間恢復正常BMI值的體重。

從上述故事中可得知患者的家人及朋友可以先去認識厭食症這項疾病,試著用同理心去對待患者。接著是陪伴,治療過程很漫長,家人及朋友的陪伴能給予患者安全感。最終可以幫助患者調整飲食習慣,在固定的時間給予病患攝取一定的熱量。

葉姓女同學表示「其實身材怎麼樣都沒有關係,畢竟體態這種東西,基因還有平常的飲食習慣都會造成不同的身形,像亞洲人都會受到韓國、日本的影響,會覺得很瘦才是漂亮的觀念,但我覺得活得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像很多女明星瘦到營養不良,實在是得不償失。」

什麼是厭食症?

記者有幸採訪到畢業於國立陽明交通大學醫學系、現任職於台大雲林分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的杜昭瑩醫師,她的研究專長之一為「厭食症」。杜醫師將為我們揭開對厭食症的疑問!

▲  杜昭瑩醫師(照片來源 /台大醫院

厭食症的成因及症狀

杜醫師表示厭食症和其他精神疾病一樣,具有多重的成因,可分為生物學、心理家庭以及社會文化三個面向。生物學方面,有研究指出若是家人或一等親有飲食的問題或疾病,罹患厭食症的機率較高,還有一些個案去做腦部的影像檢查,發現腦部某些區塊的構造不同於一般人,這些都是與生物學相關的因素。心理家庭方面,像是從小就容易有情緒焦慮、強迫、執著的性格,或是完美主義者,這些特性都是厭食症的高危險因子。

另外,還有一些理論認為跟家庭對孩子造成的影響有關,例如:父母對孩子過度保護或照顧,造成孩子藉由控制自己的日常飲食去得到獨立自主的感覺。父母對飲食及身材的觀念也會淺移默化地影響著孩子。

最後社會文化方面,若是身處的環境或接觸到的文化是非常重視外表的,認為身材纖細、瘦才是美,也會導致罹患厭食症的機率大幅增加。一些特定職業或某些領域的專業人士必須維持體態,例如:模特兒、舞者、舞蹈班學生以及運動員,也是較容易罹患厭食症的族群。還有我們平常接收到的訊息和影像,像是在社群媒體,大家通常都會發布符合大眾審美觀的照片。一些明星及演藝人員的照片大多也都經修圖美化後才發布,因為社會的審美標準是單一的——認為「瘦」才是美。厭食症的成因與心理、家庭及社會文化有關,也會影響到生理,像是腦部或身體其他器官系統,因此厭食症除了是心理疾病也是一種生理疾病。

精神科醫師在做疾病的診斷時,會使用「DSM」的診斷統計手冊,現今已出至第五版,稱作「DSM5」。診斷標準中的第一點是有限制熱量的行為,第二點是害怕自己體重增加,第三點是對自己的身材、體重有認知上的異常。簡單來說,綜合這幾種症狀就是對於自身身材及體重的認知異常。而罹患厭食症的病人會發現自己身體漸漸變得虛弱、腸胃不適、便秘、水腫、掉髮,甚至進而造成內分泌失調、停經。

東方國家厭食症病例較西方少?

杜醫師有提及「社會文化」是厭食症其中一項成因,從多年前西方娛樂圈喜好纖細的身材,開始透過媒體將這種審美觀傳播至東方國家,加上現今全球化的影響,偏好纖瘦身材的審美觀漸漸成為主流。從過去20年來,飲食疾患的發生率是越來越高,其中包括「暴食症」。厭食症其實並不是一個常見的疾病,若是以台灣來看,每年每十萬人才會新增1個案例;國外大概是每年每十萬人會新增5個案例,依比例來看,相差甚遠。會造成此差距的第一個原因是先天上東方女性的體重就比西方女性輕,因此除非體重有明顯變輕的現象才會去就醫,進而發現自己罹患厭食症。再來就是東方國家對厭食症這項疾病了解不深,一般民眾或醫師對於厭食症的敏感度不高,導致偵測率較低。

▲  西方對模特兒的審美觀(照片來源 /glamourdaze

厭食症是可以根治的疾病嗎?

杜醫師表示有研究在追蹤厭食症的個案,追蹤了長達十年,研究發現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個案可以完全康復,十年內幾乎沒有什麼症狀,並恢復到正常的社交生活;有一半的人恢復得還不錯,但還是有一些輕微的症狀;有另外四分之一的人終其一生都體重偏低、心理狀態不佳。在經過十年的追蹤後,甚至有百分之七的人已經過世了。厭食症所帶來的一些併發症,像是憂鬱、自殺的行為傾向,是很難根治的,所以厭食症是精神科一個較難治療的疾病。

醫師可以給予患者什麼幫助?

杜醫師表示嚴重的厭食症患者會被迫住院治療,由院方協助他們將BMI值恢復到17、18,BMI是身體質量指數,其定義是體重除以身高的平方,以公斤/平方公尺為單位表示。療程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平均住院期間大約兩到三個月。

住院期間,醫師會進行「營養復健」,也就是陪著患者吃飯,慢慢將他的體重恢復到器官系統可以正常運作的範圍。陪伴吃飯若是用較專業的術語,稱之為「行為治療」,因為這是一個改變患者行為的治療方式。還會有心理方面的治療,醫師會和患者討論其對於飲食、身材、體重的概念是不是可能有一些偏誤,或者是有一些可以調整、修正的地方。

對於BMI值極低的個案,主要是以恢復正常體重為首要目標。而若是患者出現憂鬱、焦慮等症狀,醫師會給予一些精神科的藥物。一般BMI值沒那麼低、危險性較低的患者,以心理治療為主,會採取「認知行為治療」,也就是給患者設定一個目標體重,討論一些飲食的計畫及對於身材和體重的想法,並請他做飲食紀錄。

▲  社群媒體已成為青少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照片來源 /unsplash

社群媒體是否影響青少年的自我認同?

現今網際網絡發達的時代,「社群媒體」已成為青少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社群媒體上打卡美食、發旅遊文、分享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已是稀鬆平常的事。然而人們都傾向將自己完美的一面展現出來,發在社群媒體上的照片通常不會是素顏,甚至是經過美化與修圖。社群媒體上也充斥著各式各樣的網美、KOL(Key Opinion Leader,關鍵意見領袖),在國外會稱這些在社群媒體上具有影響力的人為「Influencer」,這些「Influencer」通常都是符合大眾審美觀的外型,像是皮膚白、身材纖細等⋯⋯。社群媒體的使用者會高度關注他們的容貌、身材、穿搭,無形中也對自己的價值觀造成影響。前述厭食症的患者對於自身體重認知的異常也是因價值觀受到影響而扭曲。

社群媒體中充斥著符合大眾審美觀的照片以及現代青年重度使用社群媒體的情況下,許多人產生了「容貌焦慮」,擔心自己的外貌不夠好看,身材不夠皎好,也讓許多青年開始嘗試化妝、修圖、減重,希望自己能夠成為符合大眾審美觀中「好看」的人。若是產生了焦慮的情形,可以試著放下手機與3C產品,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看看書、聽聽音樂、出門運動,做一些對自己身心有益的事,不要過度沈浸在社群媒體的世界中。

一個人的價值有很多面向,不僅是外觀而已。做出改變不是壞事,但要清楚改變的目標為何,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他人?這個問題值得審慎思考。人生只有一次,活得健康、活得快樂,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不要讓他人左右你的想法,只有自己能為自己創造精彩的人生!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文章

IG重度使用?討論社群上的容貌焦慮

刊出日期:2021/11/17|圖文:朱韻年|責任編輯:何文仁、劉美榆
全文共1541字,閱讀大約需要4分鐘

每天的日子,除了日復一日的吃飯、睡覺、讀書或是工作之外,瑣碎的時間多是解鎖手機,點開FB、IG,滑著大家的今天。你是不是也曾經滑完一篇又一篇動態後感到無比空虛,甚至是感到莫名的焦慮呢?

隨著科技的蓬勃發展,人們習慣用網路去和朋友維持聯繫、去追蹤關注的資訊,得知朋友前幾天去吃了哪間米其林、哪個同學出國留學、發現喜歡的明星開始代言專櫃品牌等等⋯⋯。仔細算下來,人與人之間都使用社群媒體更新近況,雖然方便、快速且多元,但逐漸變成一個平台充斥著光鮮亮麗的生活,在社群媒體上營造了喜歡的、理想中的自己,是否就是對社群感到焦躁的原因呢?這篇文章將討論社群媒體導致的容貌焦慮,期望能提供相關的反思和關注。

移動裝置帶來的便利讓人們能隨時聯繫(圖片來源 / Pexels

每天的日子,除了日復一日的吃飯、睡覺、讀書或是工作之外,瑣碎的時間多是解鎖手機,點開FB、IG,滑著大家的今天。你是不是也曾經滑完一篇又一篇動態後感到無比空虛,甚至是感到莫名的焦慮呢?

隨著科技的蓬勃發展,人們習慣用網路去和朋友維持聯繫、去追蹤關注的資訊,得知朋友前幾天去吃了哪間米其林、哪個同學出國留學、發現喜歡的明星開始代言專櫃品牌等等⋯⋯。仔細算下來,人與人之間都使用社群媒體更新近況,雖然方便、快速且多元,但逐漸變成一個平台充斥著光鮮亮麗的生活,在社群媒體上營造了喜歡的、理想中的自己,是否就是對社群感到焦躁的原因呢?這篇文章將討論社群媒體導致的容貌焦慮,期望能提供相關的反思和關注。

各種焦慮:FOMO ¹ 、相對剝奪 ² 

在生活中,社群媒體的使用可能造成害怕遺失資訊的FOMO,錯失焦慮症(fear of missing out)以及相對剝奪感。前者指的是害怕對於社交事件和場合不知情而產生的焦慮,這讓人們持續不間斷的刷新社群版面,在負面的體驗下增加社群媒體的使用。相對剝奪感則是在心理學中,指人們在經過與周遭群體的比較後,發現自己比不上他人而出現的消極情緒。值得一提的是,這種情形多出現在自身周圍的親近群體,在同質性高的群體中容易產生妒忌、不滿的心態。也因為與明星藝人的資訊交流得以在社群軟體中輕易取得,明星們光鮮亮麗的生活也促使使用者們習慣於相互表現、比較,讓社群平台從單純分享轉變成充滿美好生活的空間,又再加深了相對剝奪感的惡性循環。

Instagram更容易造成心理自卑

約四週前,喀報曾在大學生間發布問卷,其內容關於社群與容貌焦慮,調查大學生使用社群媒體的習慣以及審美相關,最後收到有效問卷135份,男女比為二比八。其中以問卷結果可以發現,在常見的幾個社群媒體中,多數台灣年輕人最常使用Instagram,也有近三成的填答者習慣修圖之後才將圖片上傳社群媒體。這些視覺型的社群媒體或許已影響到部分人對自身的身體意象³

填答者使用社群媒體的頻率之排序,可見Instgram為大多數人最常使用的平台
(圖片來源 / 研究問卷結果

在2021年10月的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上,一名曾經的產品經理披露Facebook的內部研究,並表示Facebook長期忽視了旗下的產品擁有意見極端化、危害青少年及兒童的問題,尤其旗下產品Instagram影響了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根據英國公共衛生皇家協會(Royal Society for Public Health)於2017年的研究中發現,在幾個常見的社群網站中,Instagram對於情緒以及心理健康造成負面的影響。因Instagram以視覺為主的使用模式,讓用戶交流外在容貌及表象,更容易造成直接的比較和心理自卑。

因應這些問題,今年Instagram全面新增了「隱藏讚數」及「限制留言」等功能,讓使用者可選擇不被讚數多寡影響,希望能有效減少因讚數或是惡意評論帶來的負面效應。

研究顯示Instgram對心理影響最為負面(圖片來源 / 英國公共衛生皇家協會 RSPH

以相片、影片交流的社交世界,著重於外在、奢侈品等生活表層的物質,這種直接且表面的社交模式更容易引發年輕族群的自卑和焦慮。人們在社群媒體上使用修圖技術、濾鏡,讓自己的五官看起來精緻、美麗,保持身材姣好,社會、產業中對身材和容貌的隱形要求更藉由社群媒體擴散,也讓社群逐漸認同和習慣這些「美麗」的現象。

挪威議會立法 試圖改善社群焦慮

值得注意的是,挪威議會在日前通過了《行銷管制法》,要求KOL(Key Opinion Leader關鍵意見領袖)的商業照片若經過編輯或是使用濾鏡,必須要用標準化的標籤來註明,否則就等同於觸法。此法規在教育界、心理學界獲得好評,認為此舉能有效制止傳遞錯誤、極端的審美觀,並能讓容貌焦慮的情形獲得改善。中國政府近期更以打擊醫美產業的策略,試圖解決容貌焦慮的問題⁴。

現今的網絡社加速了審美的相互影響(圖片來源 / Unsplash

容貌焦慮可以造成身材的、五官的極端要求,進而造成越來越多極端減重的問題或是醫美出現,更或許在這些以表象傳遞的事物也影響了人們定義自我該追尋的價值。同時,現今青少年習慣社交的方式多以網路為主,所以網路上的審美相互流通也往低年齡層滲透中,對身心的發展產生影響。容貌焦慮的問題正在影響整個社會的心理健康,是刻不容緩的議題,人與人之間的生活卻也已經和這些社群軟體密不可分,不管是學者、政府或是社群公司本身都開始意識到這些問題,並試圖做出改變。儘管如此,我們在期望社會或是政府做出相對應的措施的同時,自己也需要保持健康的心態,適時地遠離讓人焦躁的資訊和消息。

哪天,你又滑著手機看著朋友們多采多姿的動態,卻感到煩躁、疲乏時,這次或許可以試著放下螢幕,感受並肯定周遭的生活,讓身心好好的放個假。

 

¹ 指對某個社交事件、某段社交經歷、某次社交互動既沒參與也不知情的憂慮。Science Direct
² 最早由美國學者S.A.斯托弗(S.A.Stouffer)提出,其後經R.K.默頓(R.K.Merton)的發展,成為了一種關於群體行為的理論。資訊工程相關產業。
³ 指一個人心目中對自己身體的美學。在心理學中,它往往包括一個人對自己身體的看法、信念和情感態度。
⁴ 市場監管總局關於發佈《醫療美容廣告執法指南》的公告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