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的優雅革命:圖像化世代專屬的百花齊放

刊出日期:2022/11/01|文字:張玳瑋|責任編輯:曾閔
全文共4941字,閱讀大約需要10分鐘

精挑細選十張具有代表性的圖片、輸入三到五句不等的文案,最後配上地點與人物標註,這是與社群軟體一同成長的Z世代再熟悉不過的生活日常。可我們是否留意到「圖像」在這平凡不過的行為中,正演出著廿一世紀專屬的傳播特性:圖像設計從錦上添花的角色變為資訊傳播的必備元素。綜觀Instagram以圖片為主的發文形式,與各平台在傳遞資訊時多配上懶人包或資訊圖卡的現象,現代人、特別是數位原住民的Z世代,日漸習慣「美學與功能兼具」的內容傳遞,也得以在資訊爆炸時代用最高效率接收新知。

藝術之外 深藏於實用美學的愉悅之美

美感細胞共同創辦人陳慕天曾說:「這是個視覺語言的時代,生活視野中充滿著網路資訊、電影、圖像。」傳播科技在圖像化世代提供技術支援,讓視覺語言得以進行;同時也因其具有乘載圖片與文字內容的特性,而成為此現象的發展助力。近一步談論圖像化與美學之間的連結,在〈探討設計與美學的應用關係-以繪圖文字為例〉的研究中,曾提及「圖像化作為資訊呈現與理解的工具,正位於美學領域中『實用美學』的類別裡——考量人類生理機制的設計,將美學的實用性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使人在閱讀以美學形式呈現的產物時感到愉快、滿足」。資訊設計因符合人體工學——意即考量人類專注度、閱讀特性而改變設計的作品,讓人們更輕鬆獲取資訊且在過程中產生愉悅感,便是一種美。而身為數位原住民的Z世代就在如此的時代環境下,日日頻繁接觸這類「美」的資訊——當中的潛移默化,正逐漸形塑出他們異於其他世代、對美學的概念與包容。

比較之外 美感體驗下最美麗的革命

宛如植物圖鑑的自然課本、包裝為政黨刊物的社會課本、以防災包呈現在孩子面前的綜合課本⋯⋯,這些以圖像為主的吸睛書籍不是最新潮的設計作品,而是義務教育下,人人都接觸過的教科書。「如果,課本不再只有知識傳達,而可以兼具美感的薰陶,未來是否有機會影響一整個世代的美感?」2014年,群眾募資平台出現一場「課本的美麗革命」:美感細胞團隊主責的教科書再造計畫,將孩子要花12760 個小時相處的工具書,改造為兼具知識接收與美感體驗的美感教科書。以教育為本質的書籍,美感細胞首先著重內容易讀性,接著讓設計與美學成為提升學習質量的工具,最終成就一場台灣義務教育最美麗的革命。不過美感細胞的願景,從不停止於此。

由左至右分別是美感教科書計畫再造的自然、綜合、數學、公民與社會與體育課本,可看出各科目都因其內容特性而有截然不同的美學設計。
▲  由左至右分別是美感教科書計畫再造的自然、綜合、數學、公民與社會與體育課本,可看出各科目都因其內容特性而有截然不同的美學設計。(圖片來源 /美感細胞提供)

「如果以品酒舉例,美感體驗是品嚐完世界各地的美酒後,你有權利選擇一種你最喜歡的酒種。」比起過去單一設計的教科書,陳慕天在孩子們需要長時間接觸的教科書中呈現多元的美學樣態,希望他們在廣泛接觸美學風格後,能感知出自己偏好的「美」。教科書再造計畫裡,每一本課本都依照科目特性客製化設計,除了是不同種類的知識在易讀性上的考量,各課本截然不同的風格更呼應著「美學與美感多元呈現」的計畫核心。對美感細胞而言,美與不美並無單一標準,僅僅是比較後產生的結果;在這個數種風格兼容並蓄的時代,更應打造多元的美學樣態。過往的教科書限縮孩子們對美學與設計的想像,這項體制外的教科書再造計畫,讓孩子們擁有制式化課本以外,對美的多元選擇。至今,邁入第八年的教科書再造計畫,體現了廿一世紀美學的百花齊放與美感體驗的潛移默化,而這場美學革命所傳遞的核心,與傳播科技的推波助瀾擁有極深刻的連結。

陳慕天(右)手拿美感教科書與看版合影,紀念教科書再造計畫在2017年獲得金點設計獎標章。
(圖片來源/美感細胞提供)

易讀之外 資訊視覺化的美學樣態

圖像產製,正透過設計將美學具象化。無論是以圖片形式分享生活的社群軟體,還是從設計思考出發、重組學習內容的美感教科書再造計畫,強調圖像的形式美學正強烈地參與著我們的生活。成長於此的Z世代,因著傳播科技帶來的資訊流通,得以在生活中頻繁接觸含「美」的元素;當中又順著社群軟體「人人皆是產製者」的特性——Z世代的每個人易於透過限時動態與貼文,自在展現個人風格,就此使多元的美學樣態遍地開花。從上述的時空背景來看,與其以某種特定美學定義Z世代,他們對美的包容性與接納程度或許更值得一提。

 「事實上我會用三個圓圈闡述美學與設計。」陳慕天認為從設計角度切入,能將影響美學的因素統整於三個圓圈:最核心的「生理」圓圈,象徵設計最核心的是資訊易讀性;夾於中間層的「文化流動」圓圈,反映出在不同時代氛圍成長的群體,會對同一設計產生截然不同的美學觀點;最外圈的「流行趨勢」圓圈則是隨時代環境變化快速的流行指標,是使美學隨時代流動的最大影響因素。談及Z世代的美學觀點,陳慕天認為其與最外層的圓圈有關——現今的流行趨向「各風格兼容並蓄」,使Z世代對美的包容性與接納程度更大且具備彈性。然唯有資訊流通並易於接近,才有機會產生多元的美學樣態,這當中社群媒體作為Z世代分享生活、接觸圖像的重要媒介,扮演了極關鍵的角色。

▲  影響美學與設計之核心三因素。最內圈為設計最基礎應滿足的元素,滿足向外擴大之文化流動與流行
趨勢因素,則是加分型追求。(圖片來源 / 張玳瑋自製)

圖像之外 社群軟體的推波助瀾

年輕世代對 Instagram 的發文模式再熟悉不過:先挑選照片、接著撰寫文案,最後按下右上角的發布鍵,即能與親朋好友建立連結。擁有10億活躍用戶、每天乘載超過 1 億張照片的社群媒體 Instagram,從發文模式就能看見其對圖像的重視。「Instagram已經成為現代人接收資訊的重要管道。而他們在使用社群軟體時,通常會有『不經意滑到』的使用行為,因此一篇貼文的圖片如何設計的吸睛,會是吸引人的關鍵。」透過Instagram帳號分享設計新知的創作者郭政佑Kevin,一一分享著他對社群與圖像的觀察。

 

▲  設計師郭政佑經營的帳號@kevin_learn凱文設計
(圖片來源/@kevin_learn凱文設計Instagram主頁)
▲  郭政佑製作社群貼文時的工作頁面,內容兼具圖像與文字。
(圖片來源/郭政佑提供)

「Instagram 以圖為主的界面設計,以及一篇貼文10張照片的限制,讓我在編排內容時會先思考哪些元素最適合用圖像表達。」郭政佑所經營的Instagram帳號——@kevin_learn凱文設計,每週固定發布三篇貼文,皆以視覺化形式的資訊圖卡讓受眾接收資訊。「當我在思考內容時,我會觀察最近有哪些被廣泛討論的話題。那些具話題性的元素,會因為導流而提升貼文觸及率。」若從一部分提及的三圓圈理論出發,凱文設計在提供圖像化資訊給受眾之餘,額外體現出流行趨勢對美學與設計的影響——以正被社會熱烈討論的話題與圖像產製內容、設計圖文排版,將獲得最大效益的傳播。而同樣以分享設計知識為題的社群帳號 @ntu_nodesign沒有設計系,也對 Instagram 的圖像化傳播有所研究。「我們會在圖片上加入如對話筐的圖示,希望用圖像加深閱讀者對這篇貼文的印象。」針對產製內容的吸睛度,經營帳號的No Design團隊也同樣提及「話題性」:「現代人喜歡的東西或許不一定有特定美學,反而是引起共鳴、具有衝擊性或是過去沒有見過的元素,在現今更受歡迎。」

No Design團隊為推動 side project 創造影響力的組織,其成員來自不同學校、不同領域,即便多數非設計本科系出身,卻同樣對設計領域富有熱忱。「因為臺大沒有設計系,所以我們這群設計麻瓜開了一個永遠開放的設計系。」因著這份熱情與對跨域學習豐富經驗,他們創立並持續經營Instagram帳號@ntu_nodesign,透過圖像化的資訊圖卡,以及「跨域設計學」、「設計入門學」、「設計日常學」與「設計碰日常」四大貼文主題,由淺入深地提供追蹤者多元的設計知識。「這四個類別可以說是觸及不同的受眾。根據後台數據,這隻帳號80%的追蹤者為GenZ,且當中有不少人主修設計;除了學生族群之外,我們也發現設計師同為帳號受眾,因此較專業的『設計入門學』與基礎的『設計碰日常』並存,能讓我們顧及不同受眾的需求。」對No Design團隊而言,社群媒體的「去中心化」特性,使他們在拋出一個議題時能獲取更廣泛的討論,進而影響他們經營帳號的貼文種類與策略。

截至2022年11月1日,@ntu_nodesign 沒有設計系帳號最新的六篇貼文。可發現貼文包含小圖像與對話筐等視覺元素,加深閱讀者印象。(圖片來源 / @ntu_nodesign 沒有設計系 Instagram主頁)

針對Z世代追求的圖像美學,No Design團隊說:「與其說Z世代喜愛特定風格,不如說Z世代對多元風格的接受度比其他族群更高。」他們提及,現今Z世代在美學風格的追求產生既單一又多元「巨星現象」——他們以巨星設計師為追求標的,喜愛特定設計師塑造的專屬風格;而多元之處正在於此世代能讓各個風格各異的設計師兼容並蓄。

上述兩個在社群平台上傳遞知識型資訊的案例,從其收到的反饋與觸及皆可看出現今圖像化傳播有利受眾接收資訊,並成為發展趨勢。顯而易見的,與社群媒體一同長大的Z世代早已習慣於此傳播形式,進而對圖像與美學設計產生觀點與依賴。社群軟體以圖為主的特性,讓資訊傳遞的方式產生更多可能性;其與美學產生掛鉤的同時,也深深影響著接收者對「美」的感受、偏好與堅持。

 

多元之外 Z世代個人主義下的美學反應

Z世代生於美學百花齊放的年代,究竟因此產生什麼專屬於他們的美學反應?史丹佛大學行為科學先進研究中心(CASBS)資深研究學者Roberta Katz的書籍 《解讀Z世代:數位時代的生活藝術》中曾提及,Z世代很容易從網路上的其他人學到新東西,而且在年紀很小時即接觸全球不同文化,因而較能包容與欣賞多元性。無論是資訊圖像化的現象產生,或是社群軟體在該現象的推波助瀾,設計與美學作為一種工具,皆深深影響著數位原住民Z世代的「美學之眼」。傳播科技發展下,Z世代習慣於擁有內容產製者與接收者的雙重身分,而在天秤兩端自在遊走的過程中,他們逐漸發展出自己喜歡與追隨的美學樣態;也正是因為在雙重視角下大量接收資訊,Z世代易於理解並擁抱多元,因而拉大他們對美學樣態的包容度。郭政佑也表示,現在的美學風格進入種類化的樣態:喜歡日系的就會崇尚簡約、喜歡聽團的就會追尋那個族群獨有的美學。這是一個美學的包容性世代。

然而除了時代氛圍與資訊流通,Z世代個人主義也是造就美學百花齊放不可忽視的原動力與助力。麥肯錫於 2019 年發表的 Z 世代研究報告中,提及「 Z 世代討厭被既有的標籤綁定,他們相當重視個人的獨特性。其不僅體現在性別和宗教認同上,在時尚和生活風格中也是如此。」陳慕天也表示,Z世代某種程度來說是在講個人主義——我們都希望自己越來越獨特,也希望能自由地去選擇自己想要的東西。探究美學樣態百花齊放的現象,可發現其存在以下循環:社會上存在著多元而百家爭鳴的美學風格,促使Z世代積極追尋專屬於自己的風格,以彰顯個人;如此的個人風格追求,將持續為社會增添更多元的美學樣態。時代流變影響著傳播科技發展,而Z世代又因其發展產生的不同美學反應,值得長期追蹤與觀察。

▲  時代流變影響著傳播科技發展,而Z世代又因其發展產生不同美學反應。
(圖片來源 /張玳瑋自製)

百花齊放 專屬生活美學得以伸展

圖像化作為資訊呈現與理解的工具,正位於美學領域中『實用美學』的類別裡——考量人類生理機制的設計,將內容而設計為圖像化內容,使人在閱讀時感到愉快、滿足,便是一種美。傳播科技發展促使資訊圖像化的現象產生,同時讓Z世代得以頻繁接觸含「美」的元素,進而潛移默化對美的包容性;而其中美學的多元展現與Z世代個人主義之間的拉扯,將會使「美學樣態百花齊放」的循環持續運行,社會越趨多元。正如同陳慕天所述:「在美學多元化的世代,美終究來自比較」。意識到設計與美學僅是把資訊用圖像手段呈現,並在多元的美學樣態中擇你所愛,將會是成長於此世代的Z世代族群,個人生活美學得以伸展、發光之處。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