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眼睛看哪裡!我們的關注點,如何形塑運動文化?

嘿,眼睛看哪裡!我們的關注點,如何形塑運動文化?

刊出日期:2021/12/21|文字:林妤庭|責任編輯:張恩愷、李祈安
全文共3227字,閱讀大約需要8分鐘

「盤點十大最火辣運動員」、「鮮肉選手名單整理」、「打敗X國!國家代表為國爭光」、「輸掉金牌等於不愛國」……,這些常見新聞標題,也許都包含著你曾經點擊、瀏覽、分享過的運動報導。面對相關內容,你或許習以為常,或許感到不適,又或許被深深吸引,不過你是否曾進一步探究,為什麼媒體總是這樣報導?我們為什麼又這麼愛看呢?繼續閱讀,看我們的關注焦點,正如何影響臺灣運動文化的發展。

對於一般大眾來說,我們與體壇資訊的交集,經常是透過媒體的報導。運動轉播與報導能為媒體帶來發行量與廣告收入,而運動組織也仰賴媒體宣傳提升曝光度,增進門票、贊助商與轉播權利金收入,兩者形成互利共生的「運動 / 媒體複合體」,推動著體育發展。

獲益與否,則經常是商營媒體在報導時的重要考量。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新聞學系教授劉昌德長年關注媒體改革與運動賽事,他指出,媒體報導從過去傳統電視為主的時期,到現在網路為重的時代,注重的多是收視率跟點閱率,因此媒體一直在爭取所謂眼球的注意力,這是商營媒體不論在報導運動或其他領域時,普遍都需要遵守的商業邏輯。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新聞學系教授劉昌德,研究領域包括批判傳播政治經濟學、傳播政策、媒體與運動等。(圖片來源 / 劉昌德提供)

抓人眼球的兩大利器:外貌與國族主義

媒體如何抓住閱聽人的注意力?劉昌德分析,其中一項經常能為報導加分的便是「外貌」,尤其運動領域與身體文化有關,身體本身就是被觀看的焦點。當運動員成績優異,外貌部分無論長相、身材等,又符合主流意識形態審美觀時,收視率與點閱率就有機會大幅提升。

以2021年補辦的2020東京奧運為例,當我們在搜尋欄上打「奧運 選手」,首頁跳出的報導中即包含著對男女運動員外貌的評價與追捧。(圖片來源 / 截自網路)

另一項能夠吸引廣泛大眾的收視保證,就是由國與國之間的大型賽事,帶出國族主義認同情緒。運動的競賽本質,以及要從不同的社群中產生代表的需求,某種意義上具體化了國家之間的競爭,進而凝聚我們的團結意識,相關的報導也就更易引發民眾共鳴。

2020東京奧運閉幕會上,各國掌旗官舉著國旗進場。(圖片來源 / Tokyo 2020 Instagram

熱潮過後,稍縱即逝的短暫注意力

體壇特殊事件、人物搭配媒體密集的焦點報導,使臺灣的各項運動經常在短時間內,聚集較多球迷與社會關注度,然而這種建立在運動周邊條件之上的關注,通常也止於短暫熱度。當亢奮的情緒淡去,運動員又回歸最日常的訓練期,看熱鬧的群眾便鳥獸散,部分運動項目或選手可能又回到乏人問津的狀態。

也許我們記住了2020東京奧運上,臺灣拿下2金、4銀、6銅,或者媒體報導中某些選手的俊美容貌、養眼身材,但臺灣曾有哪些選手參賽,以及這些選手分別代表哪些項目、後續又有什麼發展,在熱度逐漸消退的幾個月後,我們究竟還能在乎多少?

當運動賽事的焦點不再是運動本身

閱讀至此的你或許會想,不管怎麼樣,至少有過關注度啊!「先求有,再求好」,不行嗎?的確,讚美運動員外在之美、驚嘆國手在大型賽事上奪牌無數,本身都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有機會帶來一定熱度,也能吸引更多人的關心。但在過度強調的情況下,當討論風向總是偏離運動本身,形成了固定風氣,也可能對運動文化造成傷害。

劉昌德舉例,由國族主義發展出的贏球慾望,很容易使我們只注重勝負,而不關注過程與內容。棒球迷時常議論的「贏球才是國球」,以贏球與否來評斷運動項目的重要性,即是這種關注現象所衍生的課題——當國手打的不再是球,而是國家的光榮,只要輸球,就可能遭受嘲諷、攻擊甚至生命威脅,對職業生涯帶來負面影響,也模糊了運動精神最根本的價值。

在臺灣線上佈告欄PTT上,關於「贏球才是國球」的相關討論非常熱烈,從部分網民言論中可知,目前仍有許多人將贏球擺在第一位。(圖片來源 / 截自PPT

當我們只去審視運動員奪牌與否,運動員便很容易迷失在國家榮耀的追逐上,尤其不少年輕選手在國手階段只投入於運動跟競賽,從選手崗位退休後,可能就會遭遇個人生涯發展困境。」劉昌德說:「這是我們只用國家、民族來看球賽時的問題,也是臺灣對運動一次性消費的最大問題癥結點。」

置身於運動之外的我們

為什麼關注度容易跑偏?劉昌德認為,當「觀賞運動」與「實踐運動」嚴重脫鉤,運動對大眾來說,就變得類似追劇,只是在「看」而已,此時運動焦點特別容易被導向商業邏輯,而面臨被扭曲的隱憂。

「這對選手來說是不公平的,對於從事、觀賞運動的我們來說也不公平,因為運動應該是要去享受其中的過程。」劉昌德說:「運動本身不見得是要去服務一個更大的東西,運動本身或許就應該要是鼓勵。」我們投入運動的原因,不一定要是為了誰的容貌或榮耀,而是更單純的,為了「運動」本身。

於2020 東京奧運上獲得銀牌的世界球后戴資穎面對部分網友責怪,回應:「沒有什麼叫作看好奪金,這兩面牌都是突破!」、「我做了多少努力,發揮得怎樣,我比誰都清楚。」(圖片來源 / 翻攝自戴資穎Instagram

用同樣手法宣傳不同運動,結果會一樣嗎?

而要將任何一項運動項目帶入大眾視野,不只要靠改變報導、行銷策略,運動的發展狀況、球迷的知識程度,也會影響媒體宣傳或行銷活動的設計與成果。

劉昌德以臺灣籃球與足球為例提出,若想在轉播中以「邀請觀眾投三分球」進行宣傳,只要有較好的籃球球迷基礎支撐,活動安排就相對簡單;然而如果在本土足球轉播中「邀請觀眾完成18碼遠射」,明明設定的宣傳手法與三分球大賽類似,卻可能因為臺灣足球風氣相對不興盛,而達不到同樣的宣傳效果。

同時加入國立臺灣大學男子籃球校隊,並擔任政治學系足球系隊副隊長的吳奕賢也說,臺灣籃球較興盛,基本上每間學校都有籃球框,也能在各個公園看到打籃球的身影;反之,臺灣常被形容為「足球沙漠」,職業足球員基本都在海外,或是以同時上班兼踢球的方式持續事業,而一般民眾也較難掌握足球規則。

「所以P.LEAGUE+(臺灣男子職業籃球聯盟)能夠在2020年成立後掀起風潮,是因為我們對籃球有基礎認識,只要推波助瀾,就能喚起大家年少時對籃球的記憶。」吳奕賢說:「今天假設是足球,就算搭配大牌球星大肆宣傳,我也不認為觀眾買票入場比例會那麼高,因為我們不夠熟悉。」

P.LEAGUE+賽事現場座無虛席,球迷熱情支持喜愛的球隊。(圖片來源 / P.LEAGUE+ 臉書粉絲專頁

以上舉例,皆反映出了運動文化的重要性。媒體若想藉由「運動」本身來吸引注意力,也需要觀眾本身具備一定程度的sense,才有機會打中市場,點燃運動項目的熱度。

我們的關注,從哪裡開始出錯了?

想要熟悉運動,最簡單直白的方法就是「動起來」,但是當運動文化缺失,「動起來」也會成為挑戰,這點或許從我們都經歷過的求學階段,就可以看出端倪。

「美國的大學沒有體育必修,但是大家都搶著選修,很多臺灣學生卻是被必修規範,才選擇去上體育課。」吳奕賢講述自己在美國留學時的經歷:「在美國,每個人都會許多項運動,想運動時,很容易能呼朋引伴。但在臺灣,每個人熟悉的運動較少,這限制了運動的機會。」國立陽明交通大學資訊管理與財務金融學系系排成員姚怡均也表示:「我很重視運動,但是如果身旁朋友都沒有興趣,我的運動興致多少也會受影響。」

除此之外,兩位學生皆談到,從小到大體育課似乎都較不受重視,可能被拿來補數學、英文等傳統主科,又或者因為學生不在乎體育課,教導老師也變得隨意的現象,在惡性循環之下,體育在我們心中的存在感也愈發薄弱。

當同儕對運動的不重視擴及到更廣的範圍,就會成為全體國民對運動的不重視。姚怡均分享,從小接觸多項運動的她,曾有機會讓運動成為生涯規劃中的選擇,但是在臺灣,運動前景似乎令人迷惘;國立陽明交通大學排球體資生陳柏瑄亦坦言,同為運動員的家長雖然支持自己打球,卻不建議把運動當作未來工作,理由同樣是「沒有前途」。

「運動文化細胞」養成,靠全國上下循環推動

要讓更多人重視運動、愛上運動,需要不同要素配合,包含國家政策的轉變、教育制度調整、職業聯盟加入、傳播媒體宣傳、草根文化培養等的相輔相成

「與其去談運動文化養成是由上而下,還是由下而上,不如說這通常會是循環的。」劉昌德同以臺灣足球為例解釋:「臺灣從陳水扁執政時代就說要發展足球,但如果只有國家在喊,是沒有用的。反而是在全球化影響下,開始有更多移民、移工加入我們,公園裡出現踢足球的人群,更有人開始教臺灣小孩踢足球、帶球隊,再加上有像陳昌源這樣的外援選手加入,足球表現進步、關注度提升,此時就是能帶動運動文化的機會。」

現已退役的臺、法混血「足球貴公子」陳昌源(Xavier Chen,夏維耶),是比利時出生、受到當地足球青訓系統培養的臺灣僑胞,曾為中華臺北足球代表隊的一員,以亮眼表現深受臺灣球迷愛戴。(圖片來源 / Xavier Chen夏維耶 臉書粉絲專頁

雖然沒有一套明確公式,但是把「運動文化」作為基礎,再輔以傳播媒體的宣傳,確實更有機會帶動運動風氣。而在具備社區草根文化的前提下,龐大的社會力量如政府及商業機構也能如臨門一腳,將足球「踢」進大眾視線。

一般球迷,也能從「看熱鬧」走向「看門道」

當然,不是人人都具備運動天賦,更不是人人都能成為運動員,但是如果希望維護良好的運動文化,我們作為球迷,需要時刻記得:觀看本身就是一種文化活動。

「就像我喜歡聽音樂,但我不見得會玩樂器,此時對於什麼是好的音樂,自然要給予專業人士相當的尊重。」劉昌德說,「觀賞中,我們要清楚對自身角色與專業角色的認知,以及尊重運動場域本身的邏輯,而不是都以消費者最大、看球的球迷最大、支持的國民最大的心態來看球賽。」

當我們願意更用心關注並了解運動文化,學習欣賞運動本身的樂趣,以及享受從事運動所帶來的喜悅,而不僅僅依賴媒體媒體為求點擊率、收視率,或是國家為了建構國族,所給出的扭曲的觀看模式,臺灣運動文化將有望更上層樓。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元宇宙熱度攀升 疫情與虛擬實境產業的發展

刊出日期:2021/12/21|文字:阮語妍、翁逸芯|責任編輯:李霈柔
全文共1902字,閱讀大約需要4分鐘

新冠肺炎疫情使人們的日常生活逐漸從實體轉向網路,線上生活成為常態,由於空間上的限制,戶外娛樂活動減少,越來越多人開始追尋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簡稱VR)、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簡稱AR)帶來的娛樂感,除了帶動VR、AR相關產業的發展外,近期興起的元宇宙概念在各界也成為了討論熱點。

全國疫情警戒提升至三級,西門町宛如空城(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疫情推動下之虛擬實境產業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人們減少外出以避免不必要的接觸,為了在家也能從事娛樂活動,VR、AR成為許多人在娛樂方面的新選擇,也因此越來越多產業引進VR、AR以帶來新的商機,例如桃園機場打造的VR觀景台、美術館建立VR線上展覽、房仲業者推出VR線上看屋等。

VR/AR互動介面設計師古健樺表示,VR、AR產業前幾年熱度很高,但過一陣子後發現該產業市場沒有很大,很多虛擬實境公司因此倒閉。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人們待在家中的時間更長,VR、AR能夠幫助大家在疫情之中有更多的想像及娛樂體驗,因此在疫情的推動之下,虛擬實境產業確實有逐漸在復甦。

▲  VR體驗示意圖(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平行宇宙概念興起

由於疫情驅使,虛擬實境產業出現一波新的浪潮,近期提出的元宇宙概念引發熱議。「元宇宙簡單解釋就是平行宇宙,每個宇宙間有很多不同入口,元宇宙就是把各個區域空間連結在一起成為一個宇宙,因為這個宇宙沒有在現實世界中發生,所以我們說它是平行的。」古健樺說道,其實現今的網際網路就屬於元宇宙的一種,人們可以在網路上交友、娛樂。而時下討論度極高的元宇宙則更為廣泛,使人們在虛擬世界中可以直接進行食、衣、住、行、育、樂等活動,有更為真實、流暢的體驗。

古健樺表示,推動元宇宙發展的另一個關鍵要素是區塊鏈及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之中,所有資訊皆被串連,透過資訊共享保障訊息安全。NFT則是建立在區塊鏈技術上,為虛擬產物的所有權證明。假如整個虛擬世界是一個區塊鏈系統,NFT讓這個世界中的事物具備所有權,那麼此世界中的東西就會有價值,人們便開始進入虛擬世界爭取這些有價資源,進而發展出新的經濟、社會、文化體系。因此,元宇宙概念的出現主要歸因於區塊鏈及NFT技術,疫情則是促進虛擬實境產業成長,使人們發現該產業未來的可能性,間接加速了元宇宙的發展。

元宇宙示意圖(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元宇宙弊端及技術上之限制

假如元宇宙蓬勃發展,人們是否會與真實世界逐漸脫節,甚至導致社會停擺?現今社會中出現許多文本題材,如影集《黑鏡》、《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皆有提及科技發展之下可能產生的隱憂,不免讓人懷疑、擔心這項科技是否可能導致現實社會的衰退?對於這個議題,古健樺抱持不一樣的觀點,他認為假如元宇宙的生活機能可以和原本舊世界相同,那麼新的地方也是一個現實世界。只要透過虛擬空間,人們也能夠滿足對社會以及社交的義務與需求,就沒有跟現實世界脫節。 ​​「如果大家都認為這個(虛擬)世界是真的,那其實那邊才是現實世界。」古健樺說道。

然而從科技層面來探討,現在的VR技術與廣大虛擬世界的建立依舊存在距離。古健樺認為「感官」是舊時代的一個符號,能不能將此帶到新的平行宇宙就是一種限制。「因為我們在這個舊世界生活太久,所以有味覺、嗅覺、觸覺,溫熱感、痛覺等等,那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所以如果要轉換到另外一個世界,必須是一個熟悉的環境,我們才能感到自在。」古健樺談到,雖然技術有慢慢跟上元宇宙的發展,但仍有些現實生活中的感官體驗無法被完美複製。

▲ 電影《黑鏡》劇照(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元宇宙未來可能性

元宇宙的熱度擴散下,許多科技巨頭紛紛表態角逐這片市場。在天下雜誌發布的《元宇宙為什麼重要?誰將擁有元宇宙?元宇宙價值多少?》¹文章中提出,元宇宙有潛力提升人類世界的經濟環境和競爭公平性,甚至還能改善多年來的環保問題,例如快時尚帶來的資源耗費和碳排放量。這有望彌補現實世界的缺點,建構新興經濟模式,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也使得元宇宙受到投資人青睞。元宇宙的價值已被真實世界認定,古健樺表示因為人們已經開始認知到元宇宙的意義與發展性,因此可以思考各個產業能不能跟元宇宙建立關係。疫情使民眾被迫關在家裡,人們因此開始尋找生命的出口,他認為元宇宙會繼續發展,未來技術發展成熟,會再創造出新一輪虛擬實境巔峰。

科技發展讓虛擬與現實的界線逐漸模糊(圖片來源 / Pixabay
¹ 此天下雜誌發表之文章由「經濟學人」授權轉載,原文標題“Herman Narula on why the metaverse matters”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多元入學方案,運動員的春天!

刊出日期:2021/12/19|文字:李祈安|責任編輯:張恩愷、林妤庭
全文共1740字,閱讀大約需要3分鐘

社會大衆對於運動員有很多刻板印象,例如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退役後找不到工作等。政府針對這些現象做出相對應的措施,例如大專運動績優生(俗稱「體資生」)多元入學方案,讓體育表現優異的學生,能透過多元的升學管道,展現自身的長才。本文即專訪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網球校隊的何文仁,讓我們來看看她對與體資生面對的事情有什麽看法。

運動員退役該怎麽辦?

根據風傳媒對台灣家長爲什麽普遍不讓小孩練體育的報導指出,「運動員未來出路少」這一原因在報導中排名在第二,也是我們普遍聽到大衆對運動員的看法及家長反對小孩進入體壇的原因之一。除了一些較獲得關注的運動員之外,許多運動員只能草草退役,而因爲過去專心在運動培訓及比賽,沒有培養第二專長,退役後的工作選擇也很少。可能工作包括體育老師、教練、裁判等,但是卻不是每個退役運動員都能獲得機會。

大專運動績優生,俗稱「體資生」,是臺灣的一種學生身份,利用體資生身份入學的學生在體育和學業皆有可圈可點的表現。這樣的入學方式讓運動員可以同時兼顧運動及課業,也讓他們在未來退役後的選擇變多了。但是體資生這一入學方式一直是很有爭議的話題,例如對一般生不公平、被看不起等,在問到對與這一些爭議的看法時,何文仁的答案是「只要你對自己有要求,並把事情做好,別人就沒辦法說什麽。」
何文仁出賽110年全大運女雙(圖片來源 / 何文仁提供)
體資生跟一般生沒什麽不同

「運動員都不會讀書」是一直以來大衆對運動員的刻板印象,但隨著體資生的身份出現之後,運動員多一個選擇可進入理想的大學,借此發展第二專長,讓退役後的生活有了更多的機會。體資生入學的最低成績門檻雖然較一般生低,但是依然需要達到一定的標準,加入大學後需要為學校服務,提升學校的運動風氣。以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爲例,體資生需要加入校隊最少六個學期,且需要協助學校舉辦體育周、校慶等活動,體育學分也都掌握在教練的手上,就少了如一般生一樣選擇修習其他體育課的權利。
何文仁(後左二)與團隊在比賽後合照(圖片來源 / 何文仁提供)
體資生面對的壓力

隨著年紀的增長,體資生所要面對的事情和壓力就更加多。運動員一個星期中可能有四天需要訓練,還需要花一定的時間來學習,以保證自己的成績能夠達到標準,剩下屬於自己的時間就非常少。另外,對於運動員來説,每一次比賽對他們來説都很重要,但是很多因素都會影響他們的表現,例如場邊的觀衆、當下的狀態不好等,都需要立即做出相對應的調整。在面對比賽、生活、課業四面八方襲來的壓力,運動員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質去面對及解決,有不少人會因爲面對不了而選擇放棄。問到何文仁在面對這些壓力時會怎麽應對,得到的回答其實也跟常人沒什麽不同,那就是「音樂」,因爲可以讓她暫時跟外界切割,不會一直處於緊張的氛圍當中。
何文仁(左邊)備戰110年全大運(圖片來源 / 何文仁提供)
政府及大衆能提供什麽幫助?

運動員除了要面對運動年齡有限的情況之外,因爲周而復始應付高强度的訓練及比賽,也容易帶來運動傷害。常見的運動傷害有包括脚踝扭傷、肌肉拉傷等,這些較爲輕微的運動傷害只需休息及配合醫生治療就能好轉,但是嚴重的運動傷害,例如跟腱撕裂、韌帶撕裂等,運動員除了需要面對職業生涯提早結束以外,也會影響到他們的日常生活。

目前台灣體壇的環境相較於國外,對運動員較爲不利,運動員因爲從小就專注於某一個項目,但能夠成功得獎或受到關注的非常有限。根據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的專項研究計劃,美國的體育環境是較爲友善的,不管是政府組織或者民營組織,他們有成立了很多組織來推動學生對於運動的參與,例如全國專校體育協會(NJCAA)、全國大學運動協會(NCAA)等。而臺灣在面對這一情況希望政府可以針對其提供相對應的福利,例如工作諮詢、第二專長培養等。更加重要的是大衆對於運動員的看法,當為國、為校爭光的運動員褪下場上的光環,下場後的生活卻未得到相對應的尊重,要如何讓運動員在異樣眼光下,依然能珍視自身的才能?我們應該給予運動員更多的支持及尊重,讓運動員能夠放心的在場上拼搏,少一些顧慮。

最後,何文仁想對之後想要以體資生的身份進入大學的同學說,這是一個機會讓具備體育第二專長的同學進入理想的大學,往更加多元的方向發展,只要兼顧自己的課業與術科,便能拓展自己的視野,邁向美好的未來!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主導人生 ,放膽去闖——專訪Looplus共同創辦人張勝豐

刊出日期:2021/12/22|文字:王則皓|責任編輯:洪揚、王幃帆
全文共2830字,閱讀大約需要4分鐘

清晨的陽光灑滿清交校園小徑,在行色匆匆的上課學生中,不時有一兩位「特立獨行者」踩著共享滑板車呼嘯而過,將人流拋諸腦後。在向他們投去艷羨目光的同時,你是否曾經好奇,oloo共享滑板車以及共享機車是如何走入校園的呢?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聆聽Looplus共同創辦人張勝豐的跨領域創業故事吧。

▲  校園內的oloo共享電動滑板車照片來源 / oloo官網

對於多數即將進入職場的大學生而言,面對未曾涉足的社會人情難免感到迷惘、擔心或懼怕,不知未來如何是好;但也有一些大學生已經早早地明辨了未來的方向,知道自己感興趣的職業為何並設立了清晰的目標,甚至想要自行創業者也不在少數。oloo校園共享交通共同創辦人張勝豐,當年正是懷有一腔熱血的學生創業者中的一員。

創業往往需具備多領域的能力及知識,不論是基礎技術還是管理層面的技能都必須有所掌握,從而能理解不同領域專長者的思維模式,並在團隊內部協調溝通。張勝豐在大學時期就勇於嘗試各領域的事物,他從不畏懼在新的地方跌倒,而是從一次次的失敗中不斷總結、累積自身經驗,最終從茫茫人海中脫穎而出,成為了一名傑出的青年創業家。

在這篇專訪中,張勝豐將指出創業需要具備哪些能力,並分享他如何在迷惘的大學時期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通衢大道,從而堅定地走下去。我們也可以從中窺見這位青年創業者是以何種心態面對種種困難,讓共享交通得以在校園內成功地推廣,為自己的跨域人生書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  張勝豐高中畢業後的首份全職工作是擔任吉他教師照片來源 / 張勝豐提供

不侷限於大學生活 勇敢踏出舒適圈

與同儕直接升學的選擇不同,從明星高中——松山高中畢業的張勝豐選擇了先中止學業外出工作,擔任一名全職吉他老師。雖然吉他教學的收入對於高中畢業生而言已是相當不錯,但他也清楚地意識到薪水的上升以及就業的前景存在著玻璃天花板。當看到許多曾經的同學都在台灣前幾志願的大學過著充實的校園生活,他下定決心重考,並被國立交通大學(現國立陽明交通大學)運輸與物流管理學系錄取。當時的張勝豐尚且沒有明確的大學規劃。

張勝豐認為自己是個風險承受度高的人,因此他勇於嘗試新鮮事物,在大學時期積極參與各式活動以及社團、學生團體。他將參加的活動分成兩類:一是因為興趣,二是為了學習、拓展人脈。他也曾嘗試開咖啡店、音樂展演、校外食物外送等工作,同時參加了許多創業競賽來豐富自身學業以外的經驗,不讓自己侷限在大學的生活,而是走出舒適圈挑戰更多。不過也正因為將大量心力花費在了這些課外活動上,在課業方面他一直只能修學校規定最低學分,但他並不後悔自身特立獨行的選擇——正是由於積極參加各項活動,他積累了自主創業所需的多方面素養,並且認識了後來一同創辦Looplus的珍貴夥伴。

大學生日常以短距離通勤為主,由於現有的交通工具多適用於遠距離場合,學生在校內上課通勤往往只能仰賴步行,有諸多不便之處。張勝豐在觀察到這一點後,校園共享交通的概念在腦海中逐漸成形。起初從Looplus共享電動機車的概念出發,隨著時間推移,團隊也開始著手共享微型交通市場,用獨創的產品打造品牌獨特的優勢,即時下大火的「oloo電動滑板車」。

張勝豐希望共享交通不只是為大家提供方便,更能為校園環保做出貢獻。每年交大和清大加起來會回收約2000輛廢棄腳踏車,平均每間大學一年會有1000輛廢棄腳踏車,倘若oloo拓展進更多學校,帶給學生們方便的校內通勤,便能有效的減少廢棄腳踏車數量

同時電動滑板車的耗能相比電動機車也較低,對於校內近距離通勤而言,相對更節能環保。目前oloo電動滑板車在清交兩校已經正式啟用並頗受好評,不過張勝豐的目光早已投向更遠更廣闊的未來,他表示,共享經濟理念在台灣校園內成形還需要更多的時間累積,oloo的目標是能將這套完備的理念與服務帶進更多校園,在從校園的場域走出,進而推廣至城市的大街小巷。

▲  Looplus在清交兩校都有多處借還車據點照片來源 / oloo粉專

懂得越多 幫助越大

創業往往需要結合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例如營運一間公司就需要了解會計、管理、基本法規等等。張勝豐一開始和一般大學生一樣,不過是位懵懂無知的青年,即便在大學期間擁有多次嘗試創業的經驗,但在真正開始一項事業時,仍舊需要從PM(Product Manager)、業務、財管、營運管理等多個領域從頭開始學習。他甚至不可能在各個領域都學到精通,但要求自己至少能夠略知一二,「懂得越多,越能在複雜的協作中擔任關鍵的角色,協助不同領域的人有效的共作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要什麼都懂,並且能協助在不同領域間進行翻譯」。尤其對於公司運作上,張勝豐認為跨領域知識的整合極為重要,「跨領域學習的重點在於思維方式及促進溝通,舉例來說,工程師懂一些廣告行銷,行銷人員懂一些數據分析,分析人員懂一些軟體,三方在溝通時的障礙就會低很多,進而促進問題被解決或找到新的方向」。

他也提到,資訊工程是他認為在當代社會中數一數二重要的技能。深受賈伯斯、比爾蓋茲等偉大企業家提出的「人人都該寫程式」的影響,加上自己創業的經驗都與軟體脫不了關係,他指出,即便「沒有對程式語言精通」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能理解團隊的目標、需求及難處,並能協助解決問題和推進進度。

張勝豐還表示「在這個(創業)過程中,自己學到許多技能,除了自我能力快速提升外,最難得的是抗壓性有顯著的提升,心態上也更珍惜現有的事物,Looplus從零到有不容易,過程獲得很多但也失去很多。」Looplus團隊在創業初期時,服務和系統存在的小漏洞非常多,大家在接到使用者的負面回饋時感到巨大的壓力,因為每次遇到的問題都是不曾接觸過的新困難,全無舊例可依循,對技術的要求極高。現在的oloo經過長時間的試錯與服務升級,整個系統的進步與成長有目共睹。雖然目前仍有許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但整個團隊更加有信心,堅信在問題暴露後有能力儘快跟上克服。 

▲  oloo校園共享滑板車示意圖(圖片來源 / 再製於oloo粉專

「不開始就永遠不會知道」

「別想太多,先做再說。」這就是張勝豐果決的生活態度。

對於想要創業卻裹足不前的同學,張勝豐以過來人的身分表示:「迷茫是非常正常的,但不能因為迷茫而停止不前。人的喜好、價值都是在嘗試的過程慢慢建立的,不開始永遠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做不做得好。我看到大部分的迷茫都是卡在『未開始』,那它的解法就是做,就算做了發現不喜歡,也是一個有價值的結果,反正還年輕,捲土重來就好。」

有位年近半百的創業者跟張勝豐這麼說過:「三十歲以前投入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機會成本最低,很羨慕這麼早就開始。」當時26歲的張勝豐感觸頗深,並講這句話一直銘刻在心。畢竟過去自己一直習慣了勇往直前,現在的經驗和能力正是用一次次的失敗換來的;隨著年紀增長,顧慮的事情和承擔的風險會越來越多,可能會導自己裹足不前,放棄想做的事而甘於現實的穩定。

對於20歲的大學青年來說,人生的路正要起步,還有許多時間能豐富自己,有句話說:「年輕就是本錢」,對此,這些本錢讓青年可以進行人生的投資,不論成功或失敗,或多或少都會有所收穫,總結一句話:「不要害怕,做就對了!」

▲  oloo共享交通示意圖(照片來源 / oloo官網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Face Yourself:從法條到心理諮商──專訪律師柯萱如

刊出日期:2021/12/15|文字:翁思懷|責任編輯:洪揚
全文共3840字,閱讀大約需要6分鐘

由於傳統的主流社會文化並不鼓勵青年對自身志向舉棋不定,大部份人都必須選擇進入並從屬於某一明確領域。基於此,著名作家Emilie Wapnick曾提出「多重潛能者(Multipotentialite)」的概念,以形容那些無法被單一興趣或職業所框定的跨域者。近年來,隨著跨域人才的大量湧現,職涯多元化的聲音愈來愈強,莘莘學子、職場青年們努力打造「多重潛能」,期許將不同領域的學習成果整合為職業發展的助力。

然而,豐富的職涯、斜槓的身份並非是刻意追求後的結果,律師柯萱如用他的故事告訴新世代的斜槓青年們:精彩多元的跨域工作,始於真誠地接受帶給自己快樂與真實的內在天性。明辨哪些工作對於自己而言是真正有意義的,才能找尋到屬於自己的安心之所,進而堅定邁向前方,一步一個腳印。

▲  接受本次專訪的大恆國際法律事務所柯萱如律師,鼓勵青年藉由跨領域來直面、找尋真實的自己。(照片來源 / 翁思懷攝)

斜槓生涯:司法/主持/心理諮商

普羅大眾對律師工作的既定印象,往往是「埋首厚重的卷宗與法條,在事務所與法院間來回奔波」。雖然同樣被稱為「律師」,畢業於台大法律系的律師柯萱如卻有與眾不同的工作型態。通過國家考試與受雇律師的試煉,成功升為執業律師的柯萱如,現在更像一位自由工作者。除了承辦律師事務所的業務,不時會接到機構的演講邀約,也會參與民間組織的議題倡議活動,或指導大專院校的模擬法庭課程。他同時還是公視節目《青春發言人》的主持人之一,自2016年節目開播以來持續主持至今。此外,他正在攻讀心理諮商研究所 ¹,實習過程中接下了不少與家庭諮商相關的專案。

雖然肩負如此多元且繁重的工作與大型活動,柯萱如仍會讓自己每個階段的精力集中在一兩件事情上。「每個階段會有這階段比較著重的生活重心,每隔幾個月生活狀況都會變滿不一樣的。去年就把重心放在心理師的實習,可能佔掉一個禮拜中一半、甚至更多的時間,剩下時間一樣會接律師案件承辦或是接一些演講,偶爾青春發言人還要錄影。」柯律師舉例,去年比較著重諮商的實習,前幾個月轉為多接一些律師的案子,現在則專注於撰寫碩士論文,並且消化之前因為疫情延宕的活動和開庭。有所側重的安排與極強的時間規劃能力,使得他在各領域身份的切換中游刃有餘。

▲  除了律師業務與心理研究所的學業外,柯萱如也在《青春發言人》的主持崗位上持續努力。(照片來源 / 柯萱如提供)

不是刻意為之,也非一蹴可幾

對柯萱如而言,法律、諮商、主持…… 這些由興趣演化而來的專長並非一蹴而就,而是聽從本心,順應機遇,慢慢發展而來的結果。柯萱如坦言:「其實大學四年沒有很認真探索我的職業發展,也沒有非常認真思考以後要做什麼,好像很認真地在玩。」因為喜歡跟朋友一起相處、籌辦活動的感覺,柯萱如大學時代投入很多時間精力在社團以及大大小小的活動上,不斷嘗試感興趣的新事物。大三、大四時,他的學業遇到一些瓶頸,自覺一開始對法律的熱情不復存在,同時又看見同學們都在很有規劃地修課、實習與考研究所,這些都喚起他對未來的焦慮與迷茫。當時對法學失去熱忱的柯萱如有很多想嘗試的新領域,然而因為暫且無法確定自己的興趣所在,也擔心自己缺乏其他領域的基礎訓練,最終依然在研究所繼續修習法學 ²,先為迷惘的自己找到暫時的定位,爭取可以進一步審思、探索未來的時間。

在就讀法律研究所期間,柯萱如透過課程與打工,涉足了那些原先讓他躊躇不決的興趣領域,盡可能多方體驗每個產業的樣貌。為了增進對舞台劇的了解,他爭取到劇團助理的工作,也跑去修習戲劇系的課程;為了確認對傳播領域的興趣和能力,他選修新聞所的課程,跟同學一起製作新聞、加入電視台實習和紀錄片工作坊,還跨足配音工作;此外,由於大學時代去諮輔中心諮商經歷讓他獲益匪淺,他懷著對諮商的興趣與熱情,開始參加相關團體與工作坊。同時,法研所更深更廣的學習層次使他得到更多思考制度的空間,也讓他重新找回對法律的熱誠,決定繼續投身司法領域。

成為律師後,柯萱如大多處理跟家事、兒少、性別等與「人」最相關的案件,從中不僅看到自身能力的不足,也意識到現行司法制度難以解決情感方面的困境。他希望給予當事人內心創傷與痛苦一些援助並更深入了解對方的困難之處,最終決定帶著原本對諮商的喜愛進入心理諮商所進修。申請前柯萱如糾結了很久,不斷說服自己,「反正我就試試看,沒上就算了,繼續做律師而已」,「先不用決定要不要念,考上再決定就好」,「先念念看一學期,不喜歡就停,只修課不畢業也沒關係······我就這樣一直騙自己試試看,隨時可以停。」然而他越嘗試越堅定自己對諮商的熱情,前陣子已經完成在心理諮商所為期兩年的實習,現正著手準備研究所的畢業論文。

▲  柯萱如認為,多元職涯是順應興趣與本心,慢慢發展而成的(照片來源 /柯萱如提供)

專業能力之間的輔助與衝突

「我覺得諮商幫助我法律的工作很大,因為法律很欠缺與人互動這部分的訓練。」柯萱如微笑道。在心諮所訓練的輔助下,柯萱如得以填補法律系所的培養過程中所欠缺的人際溝通能力,從而與當事人建立更好的關係,促進良性互動。心理師的諮商訓練還幫助他遇到衝突時「猝然臨之而不驚」,更能穩住自己。在撰寫書狀與法庭陳述時,他也能運用心理學的背景知識,就當事人的內心狀態提出更有深度的論述來說服法官。

同樣,律師的相關實踐訓練,也潛移默化地滲入柯萱如承辦諮商案件的過程中。若諮商案主曾經或正在經歷訴訟流程,柯萱如就較能理解個案在司法程序中會經歷什麼困難,以及開庭程序對他造成的影響,也比較知道如何跟司法相關人員溝通合作,提供案主更多幫助。此外,法律訓練習得的反應能力以及思考層次也在青春發言人主持工作中得到了活用的舞台。在接受各項訪問時,柯萱如也能利用諮商晤談的技巧,引導訪談人表達心中的見解,必要時還能補充法律和心理諮商的知識,擴增節目內容的觀點。

柯萱如認為,在不同領域累積到的能力其實都可以互通。像是主持歷練出察言觀色、控場、引導回答等技巧,同樣會回饋到其他工作場域中,尤其是牽涉「人際溝通」的能力方面最為通用。

正在主持青春發言人節目的柯萱如。(照片來源/柯萱如提供)

領域間的能力交流創造相輔相成的效果,也帶給原有思維一些衝擊與改變。剛開始接觸心理諮商時,柯萱如發覺自己慢不下來,很容易因為沉默而焦慮。過去法律的訓練講求快速的反應與實用的解方,多年累積的主持經驗也讓他無法接受氣氛出現任何空白或冷場。然而,諮商推崇「慢下來」,投注時間深度陪伴才能了解對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還需要等待對方感受自己,才能逐步引導他想出下一個規劃。靠著一次一次的練習,不斷修正與反思諮商時「為什麼那樣做?」、「那樣做可以嗎?是否太強硬讓當事人不舒服?」柯萱如開始習慣不能急著幫助對方改變,漸漸發現原來自己能有所不同。「有點像把自己當作黏土,可以一直捏成不同的形狀,對我來說是滿喜歡的過程。」他認為自己現在比較能依照情境,調整出「律師的狀態」或「諮商的狀態」等不同工作模式。

「法律和諮商兩個領域重視的事情跟判斷的視角滿不一樣的。」柯萱如分析自己的領悟,認為兩個領域解決問題的邏輯與手法各有優劣。他舉存在家暴問題的伴侶為例,當雙方權力不對等時,無論諮商多久都很難改善雙方的關係,但法律的強制力,例如保護令,就能發揮顯著的效果。然而任何解方都很難兩全其美,法律的缺陷在於較無法顧及更深層的人際關係。「保護令下來,那他們的關係就好了嗎?還是更激怒施暴者?或是受暴者心中有很多不安、怕被報復?擔心對方恨他,關係好不起來?這些都是法律無法真正處理的,需要透過心理諮商長期的晤談修復關係。」法律就像強力的速效藥,諮商則是長期的調養,對症下藥才能適宜地解決問題。

對柯萱如來說,不同領域訓練出的主持能力、思考能力與表達能力都是可以通用的。(照片來源/柯萱如提供)

兩個領域的作風差異也讓柯萱如對律師工作和訴訟方面產生特別多感觸。以冷暴力和關係操弄為例,這些情境下受到的心理傷害都難以在法律層面舉證,卻又能真實地感覺到當事人遭遇的苦痛。「現行法律在不夠深入了解一段關係或人性的狀況下就做判斷,會覺得司法場域上人一些很細緻的內心、一些痛苦、很獨特性的部分在訴訟中就漸漸消失了,沒辦法被看見。」司法為了避免冤案,堅守罪疑惟輕、無罪推定原則、嚴謹證據法則等規範,非常看重證據,因此無法舉證的狀況就讓柯萱如特別掙扎。諸如性侵害或家暴案件,受暴者當下沒有餘力思考蒐證問題,若是密室案件更無法提出第三方能作證據,以至於事後在司法場域求助無門。³「這時候會滿糾結的,想說司法證據要求那麼高,這類案件都沒有辦法達到公平正義,有種縱放壞人的心情。看到這些人的痛苦無法在司法上得到幫助很糾結,但回到法律人的身分又能理解這些制度設計是有道理的。」

▲  不少人常錯誤檢討性侵害與親密關係暴力中的被害人。(照片來源 / 柯萱如提供)

真誠地對待自己

「我覺得我滿符合這些定義的,但當初我並不是抱著『想跨領域』或『想成為斜槓青年』的想法做選擇。」柯萱如剖析,自己一路走來只是持續發掘好玩、有意義或值得嘗試的事情,評估可行性來決定是否著手。他認為個性讓自己選擇了這種生活方式,天生就喜歡多方探索,對很多事情感到好奇。

柯萱如認為自己同時擁有理性和感性的一面,心中並存著「想與人情感交流的渴望」以及「參與社會、改變不公的目標」。現在身兼多重領域身分的工作模式能滿足內心各面向的需求,達成不同層次或領域的自我實現,展現出多種自己想成為的樣子。且長期只做一件事情會容易感到疲憊或倦怠,若讓生活中有很多能投入的面向,就能成為彼此的支柱,把切換工作變成另類的放鬆方式。適當調節自己不同方面的狀態,喘口氣,讓某部分的自己充電一下,有助於保持對工作的熱情跟新鮮感。

「誠實地面對自己」是柯萱如人生路途上的信念之一,花時間思考「自己想要什麼?」、「是否喜歡目前的狀態?」、「這是心中重視的目標嗎?」如果遇見想追求的事情,自然會長出勇氣和力量支撐自己往前走;儘管放棄很可怕,停下腳步要承擔風險,察覺自己不想繼續時也能誠實地放下執念,朝另一個階段邁進。他分享了一句教授給他的話:「心想自己已經做到的,感謝已經發生的,帶著盼望跟愛繼續前進,你的人生必然不同。」做出任何決定通常都不會有毀滅性的影響,相信自己,放膽嘗試也沒關係,所有過程都會化為未來的養分。重點不是現在這個選擇對不對,而是一步一步修正與調整。認真生活,真誠對待生命,必然能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  參與「司法你主場」活動的柯萱如(照片來源 / 柯萱如提供 )
文章註釋:
1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研究所
2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 (NTU College of Law)
3  關於密室性侵、家暴案件,柯律師在訪談中指出:「無罪推定原則罪疑惟輕嚴謹證據法則踩得很死,身為法律人很清楚,也相信一定要這樣,否則會有很多風險。但性侵害或家暴案件的特色就是難以取得證據,受暴者當下很可能沒有餘力思考蒐證問題,密室案件更沒有第三方能作證,以至於當事人最後在司法求助無門。這時候會滿糾結的,想說司法證據要求那麼高,這類案件都沒有辦法達到公平正義,有種縱放壞人的心情。看到這些人的痛苦無法在司法上得到幫助很糾結,但回到法律人的身分又能理解這些制度設計是有道理的。」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疫情之下宅經濟興起:消費型態轉變及未來趨勢

刊出日期:2021/12/14|文字:阮語妍、李霈柔|責任編輯:翁逸芯
全文共2219字,閱讀大約需要4.5分鐘

2019年底,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出現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的確診個案,而後疫情便迅速散佈至各地。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我們必須順應環境的改變在日常生活上做出調整。消費是人們為了維持生理與心理需求的必要行為,由於疫情的衝擊,民眾減少外出頻率以避免不必要的接觸,這使得消費模式也出現了轉變。

▲  疫情改變民眾的購物模式。(照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疫情推動線上購物浪潮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為了降低染疫風險,又能滿足購物需求,越來越多消費者轉向線上購物,網路購物的消費型態成為新的趨勢。根據經濟部統計處的台灣零售業網路銷售額統計調查資料顯示,2020年台灣零售業網路銷售金額高達新台幣3418億元,年增率為19.01%,而在2021年五月台灣本土疫情嚴重爆發後,第二季的零售業網路銷售金額達到新台幣1058億元,較上一季成長了14.79%,相比去年同一季則是大幅增加了33.68%。由此可見,民眾的消費模式逐漸改變,新冠肺炎疫情確實帶動了台灣網路購物的新趨勢。

▲  台灣零售業網路銷售額。(圖片來源 / 經濟部統計處

電商平台飛躍成長

近幾年來網購風潮愈加興盛,電商平台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電商平台的可及性突破地域上的拘束,24小時全年無休也打破時間限制,因此降低了交易成本,人們也更仰賴線上購物,而新冠肺炎疫情則加速電商平台的發展。以momo購物網為例,根據富邦媒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財報數據顯示,公司旗下的momo購物網站於2020年創下了新台幣615億元營收,相較去年成長了35.4%,而今年五月台灣本土疫情爆發後,其購物網站五、六月營收相比去年同期則是分別增加了51.7%及55.7%,富邦媒股價甚至在五月17、18連兩日攻上漲停板,現今其股價已是2019年底的六倍之多。

▲ 富邦媒線上購物月營收。(資料來源 / 富邦媒月營收資訊、圖片來源 / 記者 阮語妍 製)

消費行為與態度之轉變

為深入了解消費者在消費習慣上的轉變,本專題訪談了13位大學生,針對他們平時的購物習慣及疫情前後之網購行為進行訪問。根據回覆,大部分受訪者以蝦皮購物為主要網購管道,而其他通路包括momo購物網、pchome、淘寶、博客來、Amazon等通路,且一個月之購物頻率基本落在1~2次;然而,也有消費高達10幾次的受訪者,消費習慣與其他人存在極大落差。而他們購買的物品大多是衣服、日常用品,也有些文具、書籍、明星周邊等商品。

過半數受訪者表示疫情之後,由於不便出門,購物習慣逐漸由實體轉移至線上,也增加了消費頻率及金額。有受訪者表示,疫情前幾乎不太會在網路平台購買商品,但因疫情開始透過電商平台消費,且在了解其便利性後更依賴線上購物,月消費頻率增加2至3次。

針對網購平台的優惠活動,有7位認為疫情前後優惠差異並不明顯,然而也有人認為特定節日有提供更豐富的優惠,例如雙11購物節等,免運券在疫情後也有發放更多。而在購物體驗的部分,有過半數受訪者認為疫情前後沒有太大差異,但也存在不同意見,例如覺得物流速度變慢等等。針對購物體驗的改善,受訪者提出可以增加優惠、免運券的發放、增加更多支付方式等建議,或是利用3D、透視等技術讓消費者以360°的視角查看商品,避免實品與照片出現誤差。

▲  實體賣場與外送平台合作。(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賣場實體店面因疫情受到衝擊,本專題實際訪問了賣場實體店面收銀人員,以瞭解零售產業受疫情的影響及應對方式。店員表示,賣場本來就有淡旺季之分,過年過節時購物人數會明顯增加,而一週之中又以周末的人數為最多。然而,在疫情爆發後能夠明顯感受到人潮減少,尤其假日民眾常選擇賣場作為休閒活動場所以打發時間,而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接觸,人們也盡可能不到賣場進行消費。另外,賣場與外送平台間的合作雖在疫情前就已開始,但疫情過後選擇外送的人數增加,賣場門口常會看到等待的外送員,內部也因外送訂單量增長而安排了更多員工負責尋找訂單商品。藉由這樣的觀察,可看出民眾為因應疫情而調整了消費習慣,實體賣場也為減少疫情衝擊做出了改變。

 

網路購物未來發展之可能性

▲  利用VR進行線上購物。(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新冠疫情推動了線上購物模式的發展,透過觀察可以發現,消費者為了避免染疫選擇盡可能不出門,因此大幅增加了線上消費頻率及金額;另外,透過數據可以得知,疫情的確使電商平台以驚人的速度在成長。有受訪者表示,疫情現在雖已逐漸趨緩,但消費習慣卻很難再改回去。人們對線上購物已產生一定的依賴性,各產業商家因應這樣的改變都必須做出調整,積極轉型,加速線上線下整合,以加強與消費者間的連結,提供更好更完整的服務。

而相對的,人們也在思考如何在消費結構改變的情況下,發展出多元消費模式,除了現有之線上平台的購物方式以外,未來或許會出現更多不同的線上購物模式。線上購物不再只是透過手機、電腦等裝置進行瀏覽,而是透過穿戴式裝置,實際穿梭於各式虛擬商店中,藉由逼真畫面提升消費者臨場感,將會有更為真實、流暢的體驗。在虛擬世界中,人們能夠透過VR直接觀看商品狀況及試穿,避免購買到有瑕疵或不適合的商品,甚至能夠直接使用虛擬貨幣在數位世界裡進行消費,都不失為一種可能性。而在這樣的可能性中,業者不只該思考現階段如何改善以增進購物體驗,還需深思面對未來虛擬世界的發展該如何轉型,以提供更優質的服務並帶來更多獲利。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除了「運動商業化」,臺灣體育普及還有什麼解方?

刊出日期:2021/12/13|文字:張恩愷|責任編輯:李祈安、林妤庭
全文共3792字,閱讀大約需要7分鐘

2021年,我國參加東京奧運,打破我國參與奧運史上最高獲牌數,與此同時,國內聯盟賽事也如火如荼地進行中。然而,在這些光鮮亮麗的明星選手背後,仍有許多基層運動員以及沒有職業聯盟支持的運動項目,在賽事期間傳出選手低薪資源分配不均的新聞。本篇文章以足球為例,帶領讀者了解臺灣運動產業發展的現況,一窺其中的困境與展望,祈以協會、球員以及贊助商的觀點,正視目前臺灣體育改革的課題。


▲  2021年臺灣乙級足球聯賽在河濱公園激烈開戰。照片來源 / 張恩愷攝)

聯盟力量穩定產業發展,商業化整合許選手未來

近年來,臺灣籃球、棒球職業聯盟發展形勢越趨成熟,以男子籃壇來說,除了有2020年初成立的臺灣男子職業籃球聯盟(P.LEAGUE+)掀起臺灣新世代的籃球熱,於大專院校、高中職間火熱開打的大專籃球聯賽(UBA)、高中籃球聯賽(HBL)等聯賽制度,更捧紅了高國豪、陳將双等青年球員;而風靡老中青三代的中華職棒聯盟(CPBL),也延續著近幾年的風潮,近期甫結束的臺灣大賽,成為國民間熱門的話題。
 

▲  2020年成立的P.LEAGUE+成軍以來話題不斷(照片來源 / P.LEAGUE+ 臉書粉絲專頁
然而,籃球聯盟在臺發展必須回溯至1993年,當時中華職業籃球聯盟(CBA)與超級籃球聯盟(SBL)成立,為今日P.LEAGUE+奠定基礎。如今,籃球才能在純熟的營銷模式與贊助制度下,以「聯盟」的模式,整合選手、贊助商與媒體,為職業球員培養忠實穩定的粉絲,驅動討論聲量與營運收入,帶起全民熱血的風氣。

成立聯盟是唯一解嗎?沒有聯盟支持又該如何生存?

臺灣目前僅有棒球、籃球成立職業聯盟,然而,有許多今年出賽奧運奪牌的運動項目,如羽球、舉重、高爾夫球等,都沒有專屬於該項目的聯盟;近期剛出賽2023亞洲盃資格賽附加聯賽的足球項目,也同樣缺乏國內職業聯盟的支持。至於這些沒有職業聯盟支持的運動發展狀況又是如何?若要推廣這些運動,發展職業聯盟是可行的嗎?


以足球運動為例,國際足球總會(FIFA)於2021年11月19日發布的世界排名資訊中,中華臺北男子足球隊的世界排名為158名,今年參與亞洲盃賽事也戰績低迷,儘管中華女子足球隊目前正全力為晉級世界盃衝刺,也不難窺見足球運動在臺發展仍面臨著許多困境與挑戰。

▲  目前臺灣男足的國際排名表現(照片來源 / FIFA

近年來,許多足球領域的學者、行政人員也觀察到維持常態的運動人口,較能夠維持體育穩定的發展。然而,缺乏職業聯盟的運動項目,就更需要單項協會或地方政府的支持,以穩定增加運動人口。

負責統籌臺灣足球事務的最高機構——中華足球協會(CTFA),除了持續以CTFA的名義參加國際組織,協會除了舉辦頂級賽制(企業甲級聯賽)與女足的木蘭聯賽外,2020年起,更開辦乙級聯賽、臺灣青年聯賽,以提高足球賽制的完整性,讓各年齡層的選手都有舞台

▲  目前臺灣足球還沒有成立職業聯盟。(照片來源 / FLICKR

選手:應著重補貼弱勢培訓資金

辦理各級比賽,雖然可以刺激大家組隊參賽,增加足球參與人口,卻有球員認為,與其將大筆資金挹注在競賽的舉辦,不如補助基層的訓練養成,對於沒有足夠經濟能力卻有潛力的弱勢學生而言,一旦有了足夠的訓練經費,未來很有可能成為足球界的中堅力量。


「很多學校單位就可能因為政府有撥一個補助款,只要報名就有多少錢可以核銷,就湊出一個隊伍出來打,但他們可能就不是真的在足球界耕耘的。」桃園國際足球男子足球隊現役球員徐宏銍說。

桃園國際足球隊(紅色球衣)為半職業足球隊。(照片來源/張恩愷攝)

根據現行《大專校院足球聯賽參賽補助計畫》規定,凡參加「大專校院足球聯賽」之球隊,若提出計畫書,詳列支出項目,最高可獲得新臺幣六十萬元之補助。中華足球協會副秘書長焦佳弘指出,補助額會隨著球隊的晉級提高,是為了獎勵各級學校在提升球團實力時,可以有更高的預算聘請教練,並提供選手完善的設備練習。

▲  中華足協副秘書長焦佳弘長年推動體育改革與修法。(照片來源 / 受訪者提供)

然而,回到問題本身,對於急需訓練經費的球隊而言,補助款雖有益於基層球隊的養成,卻沒有解答「留住運動人口」的問題,比賽舉辦了、隊伍成立了,我們又該如何鼓勵青年以職業為目標,持續培訓與參賽?

選手與球隊相扶持,偕贊助商拓展資源

桃園國際足球隊球員徐宏銍與纚固・妮卡兒,目前除了是隊內的職業球員,也同時是隊伍球衣贊助商Kappa Taiwan的品牌推廣大使。兩人表示,當時會成為品牌推廣大使是球隊引薦給品牌,雖然經常看到其他體育選手接代言,卻從來沒想過這樣的機會會找上門來。

▲  桃園國際足球隊現役球員徐宏銍(圖左)與纚固・妮卡兒(圖右)現正擔任Kappa Taiwan品牌推廣大使。(照片來源 /張恩愷攝


贊助商選擇支持球隊,
一方面為了經營、強化品牌形象,同時也兼顧企業責任。例如,來自義大利的運動品牌Kappa在全球各地都是足球產業的重要贊助品牌,因此在台灣也積極贊助參與足球運動發展。Kappa Taiwan行銷公關威廉說:「正因為足球在台灣不熱門,但有很好的選手,Kappa Taiwan更要遵循品牌核心支持他們(選手),讓他們被更多人看到。」

▲  教育部體育署舉辦的《體育推手獎》表揚活動,中華電獲頒三項。(照片來源 / 中央社
「主流品牌或大企業的預算更多、資源更多,未來我們也期待會有更多企業加入,才能擴大市場,也才能引起外界更高的關注。」威廉說,品牌選擇投入相對(籃球、棒球)小眾運動的推廣,目前面臨的考驗不只有國內關注度不高、硬實力有進步空間,最大的競爭對象應是主流運動聯盟,小眾運動要如何吸引受眾的眼球,並打造一系列的營銷模式,目前還有一段路要走。
推廣體育全靠商業化,或者淪為商業套路?

延續本專題前篇文章《網媒報導和社群分享與體育發展》所提及,一個運動項目若要順利推動,並且成功變成全民為之熱血的運動項目,選手表現、企業贊助與大眾關注缺一不可。然而,在推動運動項目的同時,有些非贊助商卻僅想趁機獲利,干預運動生態的商業模式。
▲  職業聯盟的運作,可作為推動單項運動穩定發展的力量。(照片來源 / 張恩愷製

伏擊行銷(Ambush Marketing)即是一例。伏擊行銷是指非贊助商藉由各種營銷活動,讓消費者誤以為自己的消費行動與賽事有關。然而,國際奧會對此未必沒有規範,《奧林匹克憲章》第40章曾指出,「於奧林匹克賽會期間,非為奧林匹克夥伴者,不得使用奧林匹克財產進行廣告、行銷、宣傳等相關行為。」

然而,非贊助商在盈利的同時,卻難斷定廠商或品牌是否能對運動員的訓練、賽事的舉辦有直接的金流贊助,反而有夾帶賽事的聲量,為自身品牌加分的「偷襲」疑慮。

選手業配成日常,未來人人是網紅?


從Kappa Taiwan選手開始以品牌推廣大使的身份接受品牌的贊助,可以得知人氣的累積,對選手或球隊而言,成為新型態的商業模式,除了可以提高受眾對自己的辨識度,也是選手生涯發展的一種形式。

「我們希望能幫選手打造『明星球員』的形象,讓他們能記錄平常的訓練生活,透過拍攝宣傳照,逐漸累積粉絲。」Kappa Taiwan行銷公關威廉表示,目前體育界的經營模式,多半都是透過打造球隊、球員專屬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產權),聚集粉絲的力量,以建立一個完備的商業模式。因此,選手在網絡社群的日常紀錄,就會成為為自身加分的渠道,能夠讓粉絲們在沒有賽季的期間,也能持續透過選手關心體育資訊。

▲  Kappa Taiwan近年來開始贊助臺灣職業足球隊。(照片來源 / Kappa Taiwan

你我該怎麼辨別資訊,以行動支持台灣體育發展?

由上文的訪談內容以及新聞資料中,可以窺見體育產業在國內發展的困境與突破。對此,政策制定端雖有提出對應的規範與福祉,許多企業也提供贊助,希望能給選手更好的運動環境。而作為閱聽人的我們,可以做出什麼具體行動,以支持台灣體育的發展呢?


一、關注體育改革資訊,認識《國體法》、《體育產業發展條例》

根據《國體法》第30條法規,推動體育從業人員的「註冊數據系統」,讓選手、球員、裁判、職員及教練,可以將曾經參與過大大小小的賽事納入登記系統。

臺灣體育推動的困難之處,在於龐大升學壓力下的基層選手,往往會在國、高中時期產生發展分歧。未來各個單項運動協會,乃至於體育署,若能夠將註冊系統整合並完善,讓選手可以登記自己的成績,並憑此官方認證作為履歷,也能夠作為保障運動員的一種方式。

至於政策執行端,也可以透過這項制度,追蹤投入的補助與實際的成效,避免造成資源的浪費。

再者,現今體育發展的問題,政府與協會、企業等,多半被賦予支持的責任。然而,選手與運動團體本身,在追求成績突破的同時,也應主動關注相關法規的建立,才能更保障自己的權利。而不是運動員的你我,若有機會或許能進一步參與連署,為體育發展盡一份心力。

 

二、關注臺灣運動賽事,有機會能以實際行動支持

無論是對於體育選手抑或是贊助商,最大宗的獲利管道皆是大型賽事期間,觀眾買票進場觀賽的費用收入。而這些觀賽收入,對選手而言,不僅能作為支持訓練的資金,也能獲得心理上的支持。

網路世界雖然能看到運動員光鮮亮麗的一面,平日訓練的艱辛,卻是不為外人知的寂寞。如果能在賽場上得到粉絲的支持,便是最大的動力了。

 

三、若有喜歡的隊伍,能夠支持選手在網路上的聲量,購買官方推出商品

近年來,許多體育項目雖然沒有聯盟的支持,也會透過球隊與協會推出少量的周邊商品,如運動毛巾、聯名球衣與體育用品等。因此,平日若有關注國內較小眾的體育項目,也能透過購買官方推出的紀念商品,支持喜愛的選手或球員,才能讓這筆收入,直接地成為球隊日常的訓練收入,讓基層選手的日常,也能獲得強而有力的支持!

起身動動,讓運動走進生活吧!


運動的發展雖然與商業模式的運作難以脫鉤,但要落實「體育即生活」,讓運動融入生活,成為鍛鍊自身體能、培養興趣的管道,最直接的方式即是實地參與。週末閒暇時光,不妨拉著親朋好友,到城市角落的公園或機靈地踢球、運動,好好放鬆身心吧!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文章

疫情時代下,教學形式問題的解方

刊出日期:2021/12/07|文字:李霈柔、翁逸芯|責任編輯:阮語妍
全文共2387字,閱讀大約需要4.5分鐘

新冠疫情爆發使得傳統教育形式受到衝擊,由於無法進行實體上課,學校及師生必須做出調整,以保障學生受教權利。然而在轉型過程中也遇到不少挑戰,因此教學應配合線上形式做出轉變與改良,像是利用不同直播平台,或是未來利用混合教學,甚至虛擬空間,解決現有在時間與空間上受到限制的問題。

▲  新冠疫情影響全球人類生活,新興的工作、教育型態也隨之發展。照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疫情驅使 線上教學興起

▲  老師透過直播方式上課。(照片來源 / Canva

2021年5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台爆發,疫情延燒快速讓許多民眾措手不及,引起不小的恐慌。隨著疫情擴散,學校也出現了疑似確診的案例,從桃園一所國小開始,陸續有學校跟進停課措施,以維護學生健康與安全。為了避免影響學生受教權,教育部推動「停課不停學」目標,各學校因應配合,紛紛推出線上教學方案,協助學生在家也能不間斷地學習新知。以大專院校為例,許多學校透過線上通訊會議平台進行授課,包括Google Meet、Microsoft Teams、YouTube 直播等方式。面對疫情,師生都必須做出調整,以應對教學型態改變所帶來的挑戰。

線上教學利與弊 看法兩極

使用線上通訊平台學習可以節省通勤時間。(照片來源 / 問卷資料)

我們在國立陽明交通大學臉書社團裡透過匿名問卷,調查老師及學生對線上教學與實體教學的看法。從11/20至11/26進行收集,一周的調查結果顯示,偏好線上教學和實體教學約各佔一半。


喜歡線上教學形式者大多認同此方法可以節省通勤時間花費,讓學習不再受到空間與時間的限制,較為自由和靈活,有網路影片的課程則可以重複觀看,降低老師重複教學的時間成本。例如有一位同學表示,他所購買的網路課程有提供重複觀看、試題詳解等豐富完整的學習資料,讓他不用額外花費許多時間查詢網路資料,也不用麻煩老師或同儕利用課餘時間為他再次教學複習。


喜歡實體教學形式者則更在乎學習過程中的互動與交流,認為這種方式更有溫度,學習上也能更集中注意力。有一位同學回覆道,他覺得實體教學的好處在於能跟喜歡的人一起上課,且同儕間的交流與陪伴也讓他感到溫暖,滿足了愛與歸屬的需求。


然而,雖然線上教學非常方便,仍存在一些需要改進的缺點。有一名華語教師表示,遠距教學讓內容呈現方式變得更加困難,例如寫字、繪圖、發音口型等等,而且語言類課程更注重師生即時交流,以導正學生錯誤。對學生而言,在家學習的環境可能不如學校,容易受到外界因素干擾,降低學習效率。有一名同學表示,在停課的那段時間家裡隔壁跟樓上恰好在施工,噪音非常大,也導致他在上課時會一直分心,遇到要發言的情況時也會受到嚴重干擾,使他不得不另外找地方進行學習。此外,多位同學表示網路通訊狀況、科技裝置優劣也會影響學習品質,不同於實體可以即時回饋,網路教學也存在不同形式的阻礙。

疫情考驗 教學品質如何維持

▲  使用線上通訊平台學習缺乏師生互動感。(照片來源 / 問卷資料)

線上教學固然有其便利性,但我們仍須思考究竟該如何改善現有問題,像是上述提到的網路通訊狀況、外界因素干擾、即時互動性不佳等問題,以維持教學品質。除了基本電子設備的穩定性以外,透過改良課程設計或增加線上平台的互動功能,或許能夠提升學生學習積極性、老師教學收到的互動反饋,強化師生之間的連結。


此外,有些教師選擇利用另類平台進行教學,一位同學在問卷中提到,他的選修課程使用Twitch遊戲影音串流平台教學,比起其他通訊平台,不僅直播的畫面、聲音流暢許多,同學們也更願意在匿名聊天室提出自己的看法與見解,並且給予教師及時的正向反饋,如訂閱、按讚、貼圖互動,使得整體教學風格活力生動而不死板。


部分學校使用的線上教學平台,在疫情期間因人多或系統本身問題出現了無法使用的狀況。有趣的是,根據聯合新聞網的報導,有一名高中老師選擇使用「17直播」進行遠距教學,不僅直播過程非常順暢,這樣獨特的教學模式以及即時互動性,讓學生積極參與課程,教師也能收到學生的回饋,降低課程的煩悶感,並提升學習樂趣。


利用另類平台進行教學的不同之處在於話題性較高、學生參與意願較強,並且在使用者體驗上也較為靈活有趣,能提高學生對於課程的關注度與互動交流之積極性,像報導中就有提到有不少學生在直播中送出小禮物,以鼓勵老師的做法;也有教育人士表示在許多平台大當機的情況下,這位老師如此變通的做法值得鼓勵。

未來趨勢 教育模式轉型

▲  未來教育與新科技間連結的可能性。(照片來源 / Google圖片(創用CC)

隨著疫情逐漸趨緩,學生紛紛回到學校上課,也有許多老師採取混合教學形式進行課程。根據點指教育的定義,混合教學形式是一種結合傳統面對面以及線上遠距的新型態教學模式,藉由此方式,可讓教師透過數據掌握學生學習情況。根據研究指出,採用此方式進行教學,可提高學生5%-10%的學習成效(Stevenson & Zweier, 2011)(註一),因此在疫情尚未緩解之際,這樣的教學模式很可能成為教育主流。


有問卷填答者提出,未來若是元宇宙發展完善,或許可以透過此空間進行教學,如此人們都能在降低學習成本的同時,保有課程互動性,可謂一舉兩得。


不論是何種方法,不可否認的是網路科技正在擴大影響人們各個生活面向。面對疫情及科技發展,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除了師生都必須學習適應新型態教學模式之外,所有社會大眾都應該加強對網路科技的認知,避免加劇社會隔閡。


疫情對於人們來說,固然減少了很多生活面向的自由度,但其所帶來的並不全然是壞處,它加速了科技發展,帶動新興教學形式,並且使我們去思考未來生活形式能夠有怎樣的可能性,如何替教師和學生帶來雙贏的結果。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相關文章

逆勢出擊?Simplism簡單保養創辦人戴育旻:4個原因,保養儀式永續不敗

刊出日期:2021/12/17|文字:洪苡閔|責任編輯:張雲筑
全文共2987字,閱讀大約需要5分鐘

2019年新肺炎肆虐全球,各國漸施封城政策,台灣也無法倖免於難。然而,疫情的影響對經濟的衝擊已經遠超出了傳染病本身,不只民眾外出意願的降低、防疫政策的全面升級也大大影響了觀光、零售、旅遊、餐飲的內需市場。 疫情初期,還貴為疫情新寵兒的純淨保養品牌,也因為整體環境嚴苛,導致消費者購買預算降低而面臨許多挑戰,Simplism簡單保養戴育旻經理卻說: 「保養的需求其實是亙古不變的,因為保養這件事很特別。」 深知業界多重困境的他,為什麼會保持如此樂觀的態度?保養需求真的那麽強勁嗎? 根據《喀報》2021疫情保養習慣調查,發現有58.3%的人還是保持著每天的護膚、保養習慣。戴育旻接受《喀報》獨家專訪進一步指出,「疫情期間保養的兩個重點主要是抗痘、跟修護。」

▲  簡單保養化粧品有限公司戴育旻經理(圖片來源/簡單保養)

戴育旻 Davin Dai

  • 現職|簡單保養化粧品有限公司 總經理
  • 出生|1982/8/28
  • 學歷|政治大學廣告系碩士班
  • 經歷|

2007-2008  媒體庫傳播股份有限公司 媒體企劃

2008-2014/5   普羅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行銷企劃

2014/6  創立簡單保養化粧品有限公司 迄今

  • 品牌經營理念|科學、實用、簡單
▲  簡單保養乳液(圖片來源/簡單保養)

遭逢「疫」變,更要把握宏觀環境的現狀

麥肯錫管理顧問公司去年發表了一篇洞察報告《How COVID-19 is changing the world of beauty》,並提出兩大趨勢將成為美妝保養潛藏動能,首先是寵愛自己熱潮(pampering trends),接著是自己做美容趨勢(DIY beauty care)

在面對疫情所帶來的各種經濟損失都來不及了,保養品牌業者又該如何消化以上資訊與潮流,並且做出相對應的改變?戴育旻在受訪時,提及疫情實質上「改變了什麼」、「不能改變什麼」,才是業者在面對產業變革前需要思考的命題。唯有這麼做,才可以陪伴消費者走過好幾個年頭,而非只是名震一時。有了上述的思考框架,戴育旻分析,護膚、保養產業永續不敗的原因大體上可以分為四點。

雖然「愛漂亮」的強勁需求本身就是產業推進的一大動能,但「還原真實」才是保養市場的實質價值。

第一、是「習慣」本身

戴育旻分享,簡單保養的受眾大概落在15歲到45歲,從青春期到40歲中年族群,甚至媽媽還會幫自己的子女添購保養品以從小為其建立護膚習慣。

在這樣穩定、強勁的需求之下,疫情嚴峻,簡單保養的消費者輪廓可以說是幾乎沒有變動,在疫情最嚴峻的5~6月期間,業績下滑比例也控制在10%以內。

戴育旻也表示,業績上的變動不會只是因為疫情這單一因素,也跟品牌的經營與理念溝通有關。如果能將消費者心中期盼的效果落地,護膚儀式將永續不敗,因為消費者知道:這些習慣一堅持就終身受益。

疫情期間保有護膚習慣之受眾比例。(圖片來源/喀報2021疫情保養習慣調查問卷

第二、「口罩痘痘肌、敏感肌」效應

根據《喀報》2021疫情保養習慣調查,發現約有14.4%的受眾在疫情期間開始採用新的護膚品牌,部分民眾表示單純想換個產品用用看,但在多數願意採用新護膚品牌的消費者當中,多半是受疫情所趨,才開始尋找更「精準高效」、「簡單純淨」的護膚產品,「戴口罩悶痘,考慮調理膚況的產品」、「居家時間變長,遇到爆痘期就開始用酸類」、「前一個品牌感覺沒效果了」。

除此之外,更有人表示因為待在家的時間拉長,護膚程序可以比較完整進而添購新的保養品,值得一提的是也有消費者表示正是因為居家時間拉長,不需要過度滋潤的保養品,成分單純、無酒精、無添加的產品正符合這些居「疫」人的需求。

簡單保養正是搭上這股消費熱浪,應證了科學、實用、簡單的產品才是後疫情時代的關鍵市場,在家也要莊重的對待自己、精心護膚以能提升整體生活質量與格調。

疫情前後人們對外表注重程度之轉變。(圖片來源/喀報2021疫情保養習慣調查問卷

第三、自媒體的發達與興盛

其實在社群媒體蔚為當道的時代,容貌焦慮就已經成為一種新興的文明病了,為了展露自己最美好的一面,「膚況」是十分關鍵的因素,戴育旻玩笑道:「雖然說現在有濾鏡這東西,但我相信大家還是渴望「真實」,畢竟內與外相符是很重要的事情。」

因此,簡單保養會在粉專中教育消費者:肌膚的健康除了生理因素以外,心理因素也佔了一大部份,人天生都愛漂亮,適度的追求是正常的行為,但無須過度,因為最好的肌膚狀態,生理心理都必須被照顧到,畢竟,情緒壓力也是影響膚況的一個重要因素。

第四、護膚的實質意義

回到根本,人就是想要看起來美美的。

 你的皮膚狀況

隱藏著你人生的原貌

日益商業化的現代社會裡,時常看到這句話:「你的膚質,決定你80%的顏值。」先不論身外這層皮囊對人生會帶來多少影響,一個人的膚況,其實還能體現人體的生理情況。

舉例來說,出現雀斑、暗沈、粗糙的皮膚,背後代表的是熬夜、營養不足、生活不規律;而討論到更棘手的狀況時,例如痘痘肌、敏乾肌、酒糟肌,背後的成因更可以細分為遺傳因素、心理因素、內科疾病、藥物反應及外界變化,不可否認地,上述這些因素讓我們微笑著、流淚著度過每一分鐘,迎接事業、財富、智慧與快樂。

當世人討論到所謂「乾淨的外貌」時,不會再說「執著美貌」是一種淺見,因為疏於保養,可能顯示著對生活的疏忽、飲食的不均衡及健全心智的消彌。

優秀的人不是因為有一個好的習慣,而是一種紮根於內心深處的精神氣息、自然而然的生活模式。

保養之所以是一種儀式,是因為它需要飽含意義去做。關於護膚,有些人在沐浴完、有些人則在更衣後,不只是護膚時機,護膚程序也因人而異。然而,眾多形式中還是具備某一共通點,那就是「期待」,保養儀式一定程度上承載著消費者對未來生活的想像。長期的習慣,背後都代表著一種嚮往,不管是期望達到的皮膚水準、憧憬健康的膚況所帶來的生活氣息以及隨之而來的自信飽滿、氣質翩翩的生活想像,對於消費者來說,護膚保養已經不是一種可有可無的睡前活動,而是一種毋庸置疑的人生投資。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文章

傳統廣告到網紅、KOL行銷的蛻變之路

刊出日期:2021/12/07|文字:翁子淩|責任編輯:李家瑜
全文共2989字,閱讀大約需要6分鐘

你是否也曾經因為喜歡的網紅而購買他們代言的產品?你是否也好奇Instagram業配文能帶來多龐大的經濟效益?隨著社群媒體、傳播科技的興起,做廣告的方式逐漸從傳統的電視、平面廣告轉變成網紅、KOL〔註1〕行銷──從「商品」的生意,變成「人」的生意,不管是網紅還是youtuber,只要在社群媒體上具有影響力,往往能左右消費者對產品的態度,牽動著廣告產業的走向。這篇文章將就三個面向:傳統廣告業者〔註2〕、網紅,以及消費者,分別探討社群媒體的網紅行銷對整體廣告產業的影響。

廣告的數位轉型潮

根據科技新報於2021.9.7發表的《微網紅行銷當道,調查顯示欲八成消費者受到IG貼文影響》指出:「網紅行銷市場的規模將持續成長,其中,又以 Instagram 平台最受青睞,逾 八 成消費者表示其購買決定受到 Instagram 貼文的影響,凸顯社群平台對消費族群的影響力有日漸集中化的趨勢。」近年來,隨著網際網路與新興科技的發展,傳統媒體產業出現巨大的轉變。廣告產業結合科技與既有的經營模式,以顧客價值為核心,並且不斷求新、求變。這樣的改變過程,稱作「數位轉型」。廣告的傳播渠道日趨多元,加上2019-2021年的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廣告的創新與轉型被迫強制加速,透過數據化分析,精準抓住目標受眾,加上科技工具的輔助(例如:社群媒體、App等等),擴大廣告效益,增加內容曝光率,以獲得更好的行銷利益。愈來愈多傳統廣告公司為了因應時代的挑戰,而著手進行「數位轉型」。然而,經營模式的改變,雖能夠讓自身更具備競爭力,但在完全適應之前,傳統媒體仍然會經歷一段轉型「陣痛期」,就像毛毛蟲一樣,必須經過蛹期,才能蛻變成美麗的蝴蝶,閃閃發光。

〔註1〕KOL,全名Key Opinion Leader,直譯為關鍵領袖,泛指在網路上具有影嚮力的人。〔註2〕傳統廣告,泛指在大眾媒體,如電視、報紙、雜誌上的廣告      

看看廣告業者怎麼說

在廣告產業打滾十餘年,大井廣告公司資深企劃周丞見識了這個產業的興旺與衰落。「廣告最大的效益就是,希望讓一個好的產品,可以透過廣告,達到買單的過程。」周丞表示。「網紅的竄起也代表著媒體的工具愈來愈發達,然後越來越公開透明,這可以說是時代的一種汰換。」傳統廣告業者在近幾年愈來愈難生存,因為傳播的管道與生態一直在改變,網紅廣告的預算相較於設備複雜、成本較高的傳統廣告產業而言,更具有經濟價值;另外,透過網紅,也能幫助廠商更能精準地抓住自己的目標受眾,因為每個網紅都具有自己獨一無二的屬性。許多品牌端如果能用更少的錢,看到相同、甚至是更好的效益。

「有些傳統廣告公司會透過聯名戲劇、或是置入性行銷,來爭取電視廣告的市場。」周丞說。「因為這個相較於網紅經濟,他們就不太能做到在電視上曝光。這算是傳統媒體在投放廣告上的一種轉型的變化。」周丞認為,廣告產業以十年為一個轉捩點,2000-2010年可以說是傳統廣告產業的全盛時期。「基本上以前做一季可以躺三季。」周丞說。2010年後,隨著個人智慧型手機、通訊社群軟體的普及,大家不再需要守著電視,才能得知最新的商品消息。相反的,消費者可以只要透過手機或網路,就能接收到十分龐大的資訊。

▲  社群媒體廣告在近年來受到許多人的歡迎。(圖片來源:翁子淩 攝)
 

社群網紅的興起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傳科系盧鈺珊是一名大學三年級的學生,同時也是一位擁有超過6000粉絲的網紅。她的個人Instagram平常除了會分享自己的生活點滴外,還有一項特別的地方—— 發布推薦產品的貼文,也就是俗稱的「業配文」。大一時,一間口紅公司開啟了她的業配之路。「我那時候的想法是說,剛好我本來就沒有這個東西,那我就試試看好了。」盧鈺珊笑著回答。

▲  盧鈺珊侃侃而談接業配的心路歷程(圖片來源:翁子淩 攝)
 

第一次發布業配文的她,只擁有大約1600名粉絲,接洽的廠商也不多;現在,她已經變成一個月能接到三、四間廠商的知名網紅,追隨她的粉絲也愈來愈多。透過個人魅力,她在Instagram上獲得了舉足輕重的地位,以及更加龐大的社群影響力。盧鈺珊的粉絲因為喜歡她、所以願意購買她代言的商品。這樣的消費行為印證了廣告產業如何從「商品」的生意,逐漸轉變成「人」的生意。盧鈺珊為產品帶來更多的曝光率,除了提升品牌知名度,同時也能從廠商身上獲得金錢上的回饋,兩者之間建立起互利共生的行銷傳播鏈,製造出另類商機。

「觸及比較好的話,通常會有一、兩萬。」盧鈺珊表示。「通常如果我的貼文能夠與我的生活做結合,大家比較會買單。如果是太明顯的業配文,大家就會覺得……恩,有點太生硬,畢竟大家還是比較喜歡看我生活類型的文章。」

「業配對我來說其實只是一個興趣,或是附加產品。」盧鈺珊表示。身為學生網紅的她,雖然因為網紅行銷的興起而收到了許多業配邀約,但她仍然認為,個人的Instagram帳號還是會以自己的生活為重心,不會讓這些業配文影響到個人的發文風格。對她而言,網紅行銷就像是生活中的小紅利,能讓她賺取額外的金錢或商品,還能讓她更了解現在社群媒體廣告生態,可以說是利遠大於弊。

消費者的反應

為了更了解消費者對於網紅行銷的態度,喀報發布了相關問卷進行市場調查,統計介於18-27歲的消費者在傳統廣告跟網紅業配文兩者間的立場,一共回收了八十五份問卷進行分析,受眾以大學生為最大宗。數據顯示,位於此年齡區間的消費者,有超過50%的人會追蹤俗稱的「帶貨網紅」,也就是專門分享推薦商品、幫廠商進行工商的網紅;另外,相較於傳統電視、平面廣告,有超過六成(54.1%+8.3%)的消費者認為網紅代言之業配文更有吸引力、更讓他們願意停留。
▲  受問卷調查者之年齡分佈(圖表來源:本文整理製表)
 
▲  消費者觀看電視廣告的轉台頻率(圖表來源:本文整理製表)
 

整體而言,消費者對網紅業配文的接受程度幾乎是傳統廣告的兩倍,推估目前的市場生態對一般的電視、平面廣告而言,相對具有挑戰性。只有大約三成的民眾願意花心思留意在電視、報章雜誌上出現的廣告,傳統廣告式微的現象不言而喻。

▲  消費者對電視、平面廣告與網紅業配文的耐心程度比較(圖表來源:本文整理製表)
 

關於廣告產業的未來

從上述三個角度:廣告商、網紅、消費者切入,可以看出廣告產業的數位轉型已是一個無法阻擋的潮流。除了社群媒體、App,未來的廣告產業將可能會更依賴科技的輔助,比如臉書正在積極發展的「元宇宙」,就是社群媒體進化的一種象徵,將來甚至可能結合AR、VR的技術,讓消費者可以在家用虛擬實境試穿衣服、擺放家具等等,產品目標受眾也能體驗更客製化的廣告內容。不過,媒體產業依然充滿了許多可能,傳統廣告產業唯有跟上時代潮流,才不會輕易被社會所淘汰。

結語

從上面的分析來看,廣告產業的轉型對當前的市場而言,似乎已是一個必然且必要的趨勢。「網紅、KOL」充斥著社群網站,與大家的生活息息相關,也因此大家更應該了解這些現象背後代表的意義與傳播媒體的變化,並反思我們該用什麼態度因應每天面對的龐大資訊,而不是被社群上的表象所誤導。「廣告」作為傳播領域最重要的範疇之一,可以從它經營模式的改變見微知著,推估傳播產業目前的情況與未來走向,是一項值得人們關注的重要議題。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文章